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就是不想死 >> 执子之手

其实从头到尾算起来, 大四的实习也就三四个月, 但就这么短暂的时间, 梁爽也没能坚持到底。

原因很简单, 谁让一个同校的嘴快,将梁爽在九州里的事情说出来了, 其实这本来也不算什么事, 只不过前些天京城发生的占了江湖小报好几期追加报道, 大有网络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感觉, 连一些不认识的梁爽的人, 都先入为主以为这个年轻人一定自诩网络红人,肯定还自高自大,目中无人,感观一下变差许多,这也就罢,经理也觉得,有这种员工,大伙都不能好好上班了。

现实与虚拟一旦混淆,带来的后果很严重。

实习的公司开给学校的劝回通知书, 其实并没有对梁爽造成什么打击,的确需要换个环境了,待在这里反倒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不过人嘛, 自己放弃的跟别人要求你离开的, 心情可绝对不一样。

注视着火车窗外不断变化风景, 应该说人生才刚刚开始的梁爽尽管沮丧了点,不过信心十足。

家乡父亲的公司名下,还有一家不大的电容加工厂,都是做一些低成本小投入,不过如果能够有渠道购进市场稀缺的钽原料,那种电容在市场上绝对供大于求,人脉么,虹光电子打工的时候有些积累,市场情况也跑遍了,想做大做好是根本不可能的,原料卖给谁卖多少在生意场上都是按资排辈的,想做这一行,还是先少部分购进机器,然后从别人指缝里捞点汤水喝。

在任何一个地方的工厂,都不能太冒尖,要不你官面上有人,要不你就让更大的厂子在前面顶着。这样就算有敲竹杠或者居心不良找麻烦的,也不至于天塌地陷。可以说这叫没用,不过现实就是这样,整天嚷嚷要做成世界五百强的,看看都是什么样的身家,又是搞得怎样高科技,没那个出身也没那个头脑的话,就脚踏实地一点。

梁爽的盘算就是做上个两年,差不多的话,就转手卖掉做别的,或者找好门路进虹光电子那样的公司做管理层,必须得先在行业里混脸熟而不是拉仇恨,市场的饱和度就这么多,谁抢了谁生意,各自心中有数,谁也不是傻子。

只不过这样的计划,三年前的梁振绝对不乐意。

老一辈人的想法是辛苦半辈子赚下的产业,得一代代传下去,不过随着物价上涨,沿海一带,乃至苏浙一带的许多加工小企业纷纷受到市场金融的波及,在梁爽老家这边也倒闭了一些,将全副身家压在一个厂子或者一家公司上,难免要有风险,这就是自己当老板与给别人打工受气各自承担的不同。

梁爽做梦都想要九州网娱的股份,好吧,这不可能,那么他做梦都想有千万身家,他想要的是钱,是股权,而不是成为天天上电视的名流企业家;梁振希望儿子能有不错的生活与事业,而不是希望他将产业发展得多好,呕心沥血振兴家族那是电视剧里的,做父母仅仅是期望孩子在竞争激烈的社会里,成为一个成功人士而已。

“船到桥头自然直。”

梁爽手掌张开,拇指与中指按上两侧太阳穴,稍稍揉了下。

太多的顾虑与烦恼,感情上可以用,但计划上不能存在,那只会成为阻碍发展的绊脚石。

桂子金秋,江南飘香。

虽然没有十里桃花看,但还有壮观的钱塘潮,燕语袅娜的二十四桥明月夜,这天下之大,漠寒与谢紫衣有的是时间慢慢走过去。这样惬意的生活,不用伪装湛罗真人,只要谢紫衣易容,漠寒别穿那么拉仇恨的装备,谁又会来打搅。

“骑马仗剑走江湖,那才叫真傻!”

漠寒表示像陆小凤那样典型的武戏主角到处招惹来麻烦,然后一一解决,那多杯具,杀手啥的得是调剂,不能做生活必需品吧,尽管他们一路走来,也遇到不少古怪事,但只要不是好奇的以为天下不平事都要管得,麻烦也不会形影不离的。

最多被认出来是武当华凌,遭来追杀的时候,漠寒就要垂头丧气遮遮掩掩戴斗笠进城。

当重阳菊花螃蟹宴在江南最盛的时候,江湖小报传来一个无比劲爆的消息。

“芩教主娶叠恨楼主?”

漠寒张大嘴,差点喷出来:“那啥,为什么我记得芩教主是女的来着?”

谢紫衣看着漠寒筷子上的小笼包跌进醋碟里,无声的抬了下眼,不过没说什么。

酒楼里关注江湖小报的玩家跟NPC都不少,人人激动得讨论,根本没注意这角落一个戴斗笠,一个平平无奇穷读书人模样的组合,芩坠玉要成亲,多大的新闻啊,你以为她是娶就离奇吗?以为她是招赘吗?告诉你,最关键的是江湖上没有人知道江湖第一杀手组织的叠恨楼主长啥样,多大年纪,以及,是男是女啊喂!

你问为什么大家会有叠恨楼主是女人的猜想?

因为芩教主真的是娶,也就是说,对方是要坐花轿来的= =就算芩坠玉她女尊过度,但她强抢男子差不多,对方是第一杀手组织的头头,江湖地位就不说了,这武功这势力!哪个男人肯啊?

“也许他倒霉,有啥把柄在芩坠玉手里?”漠寒突发奇想,不知道为什么,正在吃阳春面的谢紫衣手一抖,人也跟着呛咳起来。

“梁先生?怎么了?”

漠寒赶紧拍背,顺便纠结,难道是因为东西太差咽不下去?不会啊,阳春面至少比馍馍菜包子好多了,从价钱上就能看出来…

“真可惜,不能去看热闹,想来一定有趣,就是不知道那群杀手要怎么参加他们楼主的成亲…咳,人人蒙面?还是人人易容?不知道灵华公子会不会去…等等,芩教主不是喜欢?”

漠寒直着眼睛看谢紫衣,后者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漠寒就好像被雷劈似的真相了!

“卖身契,你不是丢了吗?”

“但我怎么知道被谁捡走,又怎么到芩坠玉手里?”谢紫衣咳了一声,“就连他是叠恨楼楼主的消息,也是最近才得知的。”

漠寒傻眼半天,才喃喃:

“你说找人代嫁也是可能的,那就要祈祷,洞房花烛夜不是芩教主谋杀亲夫,也不是灵华公子杀妻灭口了!咦,梁先生你怎么又呛到了,这边有茶,虽然差,但你还是喝一口罢!”

那啥,要不是芩教主是狄掌令的亲妹妹,恐怕漠寒跟谢紫衣连讨论的兴致都不会有。

接下来几天,漠寒还特别关注了江湖小报,结果让他大失所望,芩教主成亲顺顺利利,既没有抢亲,也没有代嫁,所有电视剧小说桥段都没出现,不过要是成亲十天,酆都教还没一个人搞明白教主夫人是男是女算不算离奇事件?泥煤那感觉就好像他们教主娶回来的是鬼啊,秦独岸好友频道控诉,送进去的东西有人吃,衣服有人穿,真真切切多了个人,就是没见着的感觉能理解咩,聊斋吧这是!

“那拜堂总见着人了吧!”

“去,那花轿是直接抬进来的,拜堂的时候一个观礼的都没有,喜娘是叠恨楼的人,所以愣是除了教主以外,没人见过啊!”秦独岸的抓狂想必也是酆都教所有人,“这都叫神马事!”

“淡定,哥们你大惊小怪了!”

“擦,我一辈子的惊吓都快在九州里用完了。”

漠寒觉得,这件事,他还是忘掉比较好,就好比湛罗真人跟舒重衍到底在折腾啥,不知道的比较幸福。因为知道了就等于蹚浑水,这日子自在着呢,干嘛给自己找不痛快?

漠寒就想这样的路,慢慢走下去。

但只是过了几个月,他赶着回学校做毕业论文的时候,最严重的意外来了,不是发生在现实,而是九州。

“要关闭九州网游,为什么?”

重磅炸弹一下就在校园里传得沸沸扬扬。

“不知道,置顶帖呢!”

“这啥意思,我觉得九州玩的人还是很多的啊,许多玩战神的,几个月后都没玩了投奔新的虚拟网游,战神搞不好现在还没九州赚钱呢,啧,它才开了半年了,人气就差成这样!”

“谁晓得这是抽哪门子风!”

“关之前,至少要出新游戏吧,九州网娱难道是要倒闭?”

“搞不懂,一点通知都没有,怎么说关就关。”

乱成一团,网络维权要求游戏公司给个说法的比比皆是,梁爽没有参与讨论,他一遍遍试着登陆游戏,都没有成功,提示音都没有,这一切都让他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手握成拳用力得指骨都有些弯曲,指甲将掌心戳出道道血痕,他之所以没有崩溃,是记得九州系统说过的那句话。

——除非地球毁灭,或者你们人类不再使用网络。不然,我始终存在!

这根本不是正常的网游停运,没有通知,就在上午九点的时候,所有玩家全部掉线,漠寒现在唯一的庆幸的居然是他本来就不在线,没有在谢紫衣面前忽然…又或者是永远的消失。

终于,九州那些闹鬼事件,都被国家确认了吗。

不符合常理的事物,最终都只有走向灭亡?

九州不再能登陆,第一天,群情激奋。

第二天,许多玩家持续关注。

第三天,网络上依然喧嚣,但现实中,该怎么活的人还要怎么活呀,比如学校里到处都是忙着谈恋爱,忙着上课,以及忙着毕业论文的人,没有了九州,也只是少个有趣的游戏而已,很遗憾,但一般人是没有办法扭转乾坤做什么的。

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校园还是校园。

“阿梁,你,你…没事吧?”

陈墨是最担心的一个,他跟着梁爽,就差寸步不离了。除了知道梁爽失眠,整晚睡不着之外,白日里没看见死党有啥不对的地方,只不过多了黑眼圈,以及憔悴沉默,但即使没有九州,赶论文的许多学生也是这副德行,一点不惹眼,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陈墨更紧张了。

“我没事。”

“你别说瞎话了,这是没事的样子吗?”

“真的没事。”梁爽疲倦的笑,“他一定活着,九州里的所有人都好好活着在,就跟我们一样,只是我们失去进入那个世界的办法而已。”

“阿梁你真的疯了!”陈墨紧张得已经要去打电话给读心理学的朋友了。

“我们总有失去最重要东西的那天,但…不到生命最后一刻,轻言放弃,那才是断绝最后的希望!”就算九州系统全部封存,但单凭它能够让死去的人继续在九州存在的能力,国家也不会放过,就算整个游戏系统都被格式化了,也有重见天日的时候,到时候大不了再次寻到南枫镇,让一切重新开始。

即使,每次这样想,胸口就闷得无法喘息。眼前一片晕眩,天似乎太高,阳光太烈,梁爽就很想找个角落静静待在那里不动,什么也不想。

人总是要成长的,尽管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已经不在了,但至少,曾经来过,拥有过。

足够后面几十年慢慢回忆,慢慢回味。

毕业论文,答辩,时间有条不紊的走着,新的全息网游层出不穷,除了梁爽,大约不再有人,持续了三个月,每天晚上都要戴上游戏头盔,连上网络,然后等着永远不会出现的登录音乐。

就是这样一辈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九州游戏论坛现在除了坚持不懈的抗议贴,再看不见其他,整家公司都已经关闭了,没人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天,应该说三年前的这天,是九州网游公测的第一天。

梁爽叹了口气,没有取下头盔,也懒得去关灯,头盔里的视野还是一片漆黑,他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开着的电脑已经转入屏保状态,一些旋转的射线扭曲着,突然整个屏幕都颤抖了下,然后无数字母数字占据了主屏,浅浅的绿光亮起后,又黯淡起来。

“接受登陆请求,玩家漠寒,欢迎来到九州。与九州契合度满额,你有权选择,永远停留在九州,或者暂时登陆九州。”

“呼——”某只在打鼾,睡得正沉。

电脑屏幕上出现一排1组成的黑线

“系统自动选择暂时登陆设置,玩家数据自动回复,ID漠寒,身份,武当下任掌教,淮左秀士一脉传人,称号天下第一,等级142,生命值……”

“正在打开排序35,624地图,即玩家初始登陆九州所在,倒计时十秒,十,九,八…”

话说某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九州登陆的悠扬音乐,果然是梦么,他翻个身继续睡。好像有水流动的声音,好安宁的晚上,但这更鼓响真是太吵人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咣的又一敲。

“那边地上躺着的,是人是鬼?”

一嗓门将漠寒吓醒了,揉揉眼睛,看着一个提着灯笼跟锣鼓的打更人,身后还跟着几个兵丁,霎时张大嘴,左看右看,天是一片漆黑,他躺在硌硬无比的青石板上,左手边就是河堤,下面波光粼粼。

“来人啊,抓住那个违反宵禁令的!”

漠寒从地上跳起来就跑,然后发现轻功还在,简直要大笑三声。

这地方怎么这么眼熟呢?

漠寒轻松甩开了人,他一路狂奔,一路怀疑自己在做梦,最后他到了一家门板都合不上,招牌都掉了的破客栈前,门槛上长满灰灰白白的菌类与青苔,这样像废墟的地方,居然有一点温暖的烛火透过缝隙照射出来。

漠寒就像被蛊惑那样,伸手猛一推门。

门板极度无辜的散架倒下,在静夜里声音听得格外刺耳,漠寒还维持着推门的姿势,傻乎乎的站着,看着横七竖八倒的破椅子,只有三条腿的桌子,满是污渍的桌上亮着的一盏油灯,以及默默坐在桌边的人。烛火下忽明忽暗的脸不是谢紫衣的,而是当初南枫镇客栈账房的模样,好像还在等着老天下雨给他喝,等着那个跑来给他送馍馍的人。

恍若当初。

“梁…”

漠寒欲言又止,他想上前,却又不敢进门。

谢紫衣的神情更茫然,似乎比漠寒还不敢相信眼前出现的一切。三个月前,所有玩家都消失了,三个月,足够他想明白,以及决定到哪里去等,那个可能永远也见不到的人。

“这不是做梦吧!”漠寒死命掐自己的脸,他不敢找下线选项,怕梦忽然醒了。

谢紫衣听他说话,终于反应过来,抽剑出鞘,漠寒脖子上立刻冰凉一片,温热的液体往下流,以及近在咫尺的熟悉气息。

“你是谁?”谢紫衣一字一句的冷冷问,玩家已经不存在于九州了,这种骗局!

漠寒陡然大笑,揽臂抱住,一边笑一边示意自己背上的佩剑:

“忆山尚在,旧情不复,苍天不仁啊!”

“咣当!”谢紫衣手上的剑跌落在地,凝目望去,金线缠绕绿松石五个梅花篆字在剑鞘上,秋是忆山日。

——秋是忆山日,禅窗露洒余。几悬华顶梦,应寄沃洲书。风月资吟笔,杉篁笼静居。满城谁不重,见著紫衣初。

“还不信?”漠寒苦恼的抓抓头,不怀好意的说,“梁先生,你还记得那副水晶棋子嘛!”

“够了!”

不顾某人的恼羞成怒,漠寒仰头就喊:

“九州,你丫的在搞什么鬼?”

“主机被拆了,转移数据很麻烦的,咳,当然要把占内存的东西先丢出去啊,比如玩家。”

“啊?他们,真拆你主机了?”

“也不是!”九州系统慢吞吞的说,“他们逼着李茂交出核心代码,试图控制我,我就干脆自动关闭,让他们跳脚去,这叫…对了,不自由,毋宁死!”

“……!!”

李茂要是听见这话,一定是好好的孩子看了电视剧后,就变得满嘴奇怪用词的悲愤心情吧!

“如你所见,我搞定了,全部转移成功,耗时三个月而已。”

漠寒咬牙,这货完全不通知,害得他心神颓废这么久,看谢紫衣的反应,估计九州谁也没告诉!他想安慰几句,偏偏找不到说辞,憋了半晌:

“我没带菜包子来,怎么办?”

“……”

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忍俊不禁的笑声,漠寒满头黑线,虽然没见到人影,不过也听出这是谢紫衣侍女们的声音。

谢紫衣眯了眼睛,对漠寒突兀又跟九州说话的行为十分不满,就算有许多要说的话,也只剩下一句:

“你不会以为,我就一个人待在这破客栈呢?”

“呃!”

漠寒满脸都写着“难道不是”,谢紫衣为之气结:

“你以为我是你吗?”

“……!!”

侍女们远远笑着应声:“就是就是,主人说得对,华凌道长是两袖清风啊!”

“连菜包子都买不起嘛!”

漠寒额头暴青筋,脱口就喊:“九州,你丫还拖欠了我万两黄金!”

“这个简单!”九州系统这次的话,客栈里所有人都听见了,那死板又慢吞吞的声音,“我记得你们就是想开客栈的嘛,来,我给你们刷新下客栈!”

一道白光过,客栈还是破客栈,破桌子破椅子,横躺在地上的破门。

“这就是你价值万两黄金的刷新?!”漠寒忍无可忍。

根本没多出来任何东西,还少了满地丛生的青苔跟蘑菇!

“当然,一两不少!你可以撬开一块墙砖或者地砖,全部都是涂了厚厚黑漆的黄金,黄金哟!一块五两,当然有的还是真正的泥砖,纯粹无序排列,你可以慢慢撬!千万别着急啊,人生有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滴!”

“…比如我一直苦逼这件事?”

“玩家,知道太多不好,你懂的。”

喜欢就是不想死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就是不想死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今天你欧了吗网游之恃宠而骄奶妈威武带着作弊码穿游戏零距离网游电竞男神是女生:洛爷,狠强势操作太骚会闪腰白骨精三打孙悟空麻烦请叫我上仙偏宠反派的主神回来了就是不想死包养枪神大神你马甲又掉了网红的娱乐生活(网游)苏娘娘万福金安最后的帝王鬼服兵团飘洋过海中国船你微笑时很美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网游)被BOSS锁定仇恨值该怎么破灵化游戏进行时论小白如何飞升上仙网游之呆萌生存记双修牧师卡牌密室(重生)
完本推荐: 丧尸皇重生:拐个人类生包子全文阅读我的钢铁战衣全文阅读福运绵绵全文阅读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武器专家全文阅读兔子必须死全文阅读重生都市仙尊全文阅读穿越七零好时光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拜师九叔全文阅读我是幕后大佬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综英美剧]十九世纪全文阅读娱乐宗师全文阅读霸爱成瘾:首席别碰我全文阅读尘世羁全文阅读一胎五宝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花都兵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娱乐帝国系统催妆超级女婿都京地下城魔法仙妻天命赊刀人最佳女婿咒术界不普通毕业生帝霸全职相师江湖枭雄迷踪谍影数风流人物仙宫星球大战:白银誓约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当满级大佬拿了快穿剧本我在豪门当夫人长姐她富甲一方三国之天下无双反派未婚妻总在换人设从诛灭同族开始的宇智波绝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宠妃开局和郑耀先结拜都市狂少神能大风暴仙医嫡妃都市极品保镖追妻你就拿命来美强惨反派是我老婆[穿书]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