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就是不想死 >> 有时候

在漠寒看来, 某个晚上最愉快的时候听到窗外有轻微声响, 当然是随便拉了件外袍裹上就愤怒无比的抽出剑(实际上剑就在枕下), 剑光是他习惯的迅捷如虹, 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驾驭这种极快的速度, 并使之随自己的意向任意转折就是一种享受, 但血花绽放后, 只有忆山在掌中微微轻吟感到快意时, 漠寒却从来对这没兴趣, 更别说事实上躺倒在地化作白光的杀手,实际上干了一件该被雷劈的事情。

重新关好窗户,漠寒已经垂头丧气,虽然他控制得很好,没有一点鲜血沾到身上,不过这个美好的夜晚也泡汤了。

“是谁?”

过于低沉的声音还是暗哑的,不过却不像刚才那样含糊,变得清晰起来。

“大约是哪个脑子坏掉的家伙,派来的杀手吧, 一般般的武功,甚至不能让我升一级。”漠寒在有智商的时候脑子还是可以的,“如果不是派来刺杀我的人, 将我看得太低, 就是那个收了钱却派杀手来的组织故意放水, 不想得罪国师呢!”

“哼, 叠恨楼。”

“你这么肯定?”漠寒好奇,穿黑衣,蒙着脸,武器是一把弯刀,一点特征都没有,本来也是,杀手如果能够被人看出来路,那还有啥可混的。但奇怪的是谢紫衣刚才根本就没有出去,甚至不可能撩开床上的幔帐往窗外看一眼,江湖上能够派遣杀手的地方多了,就那么巧会是叠恨楼?

“什么时候来的?”

“不知道,刚才…”漠寒有点尴尬,话说不下去了。

然后刚才来不及想到的疑惑也全冒出来:

“你说丢了?什么时候,怎么丢的?”

九州里有类似司空摘星这样高绝的神偷么,能从谢紫衣手上将东西偷走且不被发现,这是神话吧!但如果不是被偷走的,如此重要的东西…价值千两黄金的卖身契,大意弄丢这种事只有黄山宗宗主上官瓴素才有可能这么老糊涂吧?

“这下完了,不管是敲诈酆都教还是要挟叠恨楼都没指望!”

谢紫衣静默许久,才说: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蜀地山崩的时候…后来我发现它丢了,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想来山上山下因为洪流早已面目全非,何况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就没有再回去找。”

“真是太可惜了!”漠寒喃喃。

得值多少间客栈,多少个菜包子,多少个馍馍啊~~

这时依稀响起轻微悉索的穿衣轻响,然后帐幔被撩开。如果不是被汗水侵染的长发还湿漉漉的散着,半松半掩穿上的白色中衣下还隐约有暗红色的淤痕,完全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谢紫衣并不喜欢漠寒身上有杀意,或者别的血腥气,不过完全不用他说什么,漠寒根本就没再过来。

两个人的神情都是平静的,漠寒在擦拭忆山上的血迹,大约是努力不让自己抬头,然后就推门出去,钦天监虽然不是太大的地方,现在的皇帝对国师也十分畏惧,不过这里的NPC人前人后都不敢有一丝轻慢,更别说只是他弟子半夜里喊杂役要热水这种小事。

虽然还有暧昧的气息流淌的周围,但炽烈的一切都在逐渐冷却。就好像被他们暂时忘却的理智又尽数回拢似的,其实每次都是这样,就算没有任何人打扰,最后他们还是会躺在一张床上,安静的睡着。但只是挨着,却并不拥抱,也不距离彼此太近,那是一种默契的刻意。

只因为无论是他还是谢紫衣,都避免有这种习惯,要知道醒过来看不见另外一个人,或者某一天后,再也不存在那个人的话,那会是很麻烦的事情。

这世上,唯有习惯,比背叛更可怕,更能伤人心。

漠寒每次清晨下线的时候都会跟谢紫衣道别,并不用他去喊,似乎只要他爬起来,无论睡得多熟,谢紫衣也会立刻醒,可能是武林高手的敏锐感觉吧,然后听完漠寒的低声话语,通常他们不会多说什么,但一定会握住彼此的手,静默数秒再放开。

将每一次离别当做最后一次,久而久之,就算真有那么一天,也没有丝毫遗憾。

所以梁爽的改变,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在学校里开始忙乎实习与毕业论文的秋天,他在人堆里本来就不扎眼,现在更是不说话就察觉不到他存在,学校给中文系的实习分配是去几家写字楼做文秘,还有有些地方的档案管理,对梁爽来说是不太符合他理想规划的,不过他还是去了,他总不能跟商学院的一起进大企业营销部实习吧,所以除了陈墨以外的人,都觉得梁爽改变是因为这些职业女性比较多,过度约束言行,让本来就和气的好好先生风格活脱脱被一板一眼的严肃传染了。

“咳,这叫职业道德,男人嘛,有事业就会有不同认知啦!”

陈墨人前都这么调侃,背后差点追着死问:

“受刺激了?失恋了?脱胎换骨了?被外星人绑架了?其实你不是我好哥们阿梁吧!”

“……”梁爽是想翻白眼的,不过还是忍住了,毕竟知道陈墨是为他好,于是还得苦心安慰他,“真啥事也没有。”

“难道真跟我找的借口一样,别糊弄我了,现在的女人就喜欢你这种看起来不花心却会哄人的类型。”

“喂喂,谁不着调了?”

“那你在人前一副严肃,笑不露齿模样是啥意思,装稳重?”

“停,够了丫你别乱用形容词!”

陈墨完全不理,搭上肩就侃:“呐,这天下何处无芳草,推开门啊到处有,别死心眼了,我知道谢紫衣长得不错,可能性格也对你胃口,但你不觉得你品味不对吗,谢紫衣他武功高,然后呢?在现实里这是什么优点?呃,长成那样可以去当明星,但娱乐圈多黑暗啊…”

“你越扯越远了!”

“怎么,我就不信你没想过假如他是现实中的人,多好!”

梁爽有点哭笑不得,其实他真有无数槽想吐陈墨,不过最后还是说:

“你以为我还在做梦的年纪?”

“我就给你分析下,这有错嘛,就当科幻小说怎么了,我们脑电波会到九州里存在,联想下,NPC到现实里也有可能啊,但——”陈墨找了半天措辞,还是摇头,“他完全没有能在现实中生活的能力,或者说,他在九州里武功那样高,到了现实里这种落差他能受得了吗?”

“所以,我从来就没想过!”梁爽将陈墨搭上他肩的手扯下来。

“咳,我就这么一说啊,他要是喜欢你,真心的话,难道不该为你考虑,不该想这个可能吗?”

梁爽闻言,盯着陈墨,眼神很古怪,后者给他看得心发虚。

“阿梁?我说错啥”

“没,我只是想到网上看到的一句名言。”

“哈?”

“别整天抱怨父母不能给你什么,想想你为父母做过啥。”

陈墨傻眼,直到梁爽走出去好远,才回过味来。

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除了父母之外,别人没有义务因为他爱你就要为你付出,就要将自己陷入危险与不利里。即使他那么做了,也不是他“应该”做的事,这么一想,把爱与喜欢局限在这种逻辑里,果然奇怪啊!

“擦,阿梁这家伙,丫怎么不是女的…”陈墨喃喃自语后,又忍不住耸肩,“算了,就是女的,太熟了也不会来电,青梅竹马相守一生那是小说电视剧里的,真正的青梅竹马不分男女大多只能做好哥们,谁要彼此太了解呢,像哥这种高大威猛的形象,是一定要保持的,青梅竹马是最破坏这种形象的存在!”

陈墨又抓了抓头发,总结出重点:

“所以说,太理智太清醒的人去谈恋爱,一谈就很疯狂,但他们偏偏又维持着理智与清醒去判断一切,我辈凡人大约永远不会懂了,擦,哥明天就去实习单位物色个拍拖目标!”

顺便他也在心里哀悼下,看来他是没能力将死党拉回正常世界了,唉,也许啥也不操心,某天梁爽就会突然想通来个移情别恋吧,天晓得!

很多玩家除了九州之外的生活,都是一成不变的,如同一潭死水,无波无澜,不对,应该说即使在九州里,被卷入惊天动地大事里的玩家也是极少数,更多的人在游戏里只是想换一种活法,有开心的,就有不开心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舒朝大军在收复了三分之一的失地,无力再战,因为那边光明正大的亮出了前朝旗号,九州系统提示阵营立场后,许多投靠官职军职无门的玩家,纷纷去投奔,全想捞个100级以上的身份混混,加上原来就潜伏的前朝NPC,想一举剿灭短期内是根本不可能了。

舒重衍如何觉得不甘心,漠寒跟谢紫衣都没兴趣知道。

只要湛罗真人与舒重衍觉得朝野上下在他们掌控之中,爱怎么折腾是他们的事情,他们最近最好奇的一件事是狄焚雪来京城了,但是却没来找,反而住在一家客栈,而且用的还不是他最爱的那副算卦老头模样,一身青衫宛如翩翩佳公子,走在街上回头率十成十。

每天去梨园听戏,还就只听一场,然后就走。

“难道黄历告诉他,要他连听十天戏?”

漠寒百思不得其解跑回去跟谢紫衣说,他们还没琢磨出味来,六扇门总捕快上门求见。

多大的胆子啊,还真是一个月以来第一个敢踏进门来的人。

出于这种敬佩心情,漠寒说啥也端端正正摆出个“被奴役”的徒弟样,出门迎,然后恭恭敬敬敲门,将他引入屋中的小厅,没把人晾外面苦候,谢紫衣也没特意刁难,呃,装高深莫测不说话算不算?

“国师大人!”

六扇门总捕快宫慕言长相还是跟狄焚雪颇有几分相似的,光凭这点,就算他说啥不好的话,估摸着谢紫衣也不会直接让他变白光,何况宫慕言还算是个会察言观色的,落座后没有拐弯抹角,张口就问:

“素闻国师大人与黄山宗狄掌令为好友,可否与我解惑?”

谢紫衣与漠寒全都一怔,还是漠寒出声敷衍:

“呃,武当一脉功法重心境,不长于算卦解命,宫总捕怕是找错人了。”

“那等龟甲铜板,妄揣天意,岂非可笑。在下要问的是——”

宫慕言倘若不那么古板严肃,眼神又厉如锥的话,肯定是京城偶像,要武功有武功,要长相有长相,可惜他虽然声音谦卑客气,语气却咄咄逼人,“狄掌令与在下,到底有何关系?”

“……”

漠寒与谢紫衣互相交换了个古怪的眼神。

系统规定的事情,好像不能说。

宫慕言等不到回答,居然出乎意料的点点头:“即如此,在下懂了。”

说着居然起身要告辞了,漠寒囧得没办法,难道九州最近都流行此时无声胜有声吗?还没反应过来要“代师送客”,就听宫慕言说:

“华凌道长,可以的话,能请你不要出门闲逛吗,固然道长武功过人,天下第一,奈何宵小太多,宫某维持京城太平甚是艰难。”

“呃,我…贫道一定注意!”

漠寒扶额,居然被六扇门总捕快善意提醒啥时候能滚出京城,不要再找麻烦…

宫慕言很有风度的告辞,退后,当然他出房门前不留下最后一句就绝对完美了:

“当然宫某从来没有好奇过为什么狄掌令一来京城,六扇门的点心就会频频失窃。”

谢紫衣:……

漠寒:……

口胡,这跟“我才不会告诉你,其实我已经知道绿豆酥被偷是谁干的”有啥区别!

“你出去一趟告诉狄焚雪,让他给我收敛点,觉得好吃就绑架六扇门的点心厨子去!!”

“可是!”漠寒无辜摊手,“我刚才还被警告别出现在京城大街上呢!”

“这…”

“所以六扇门绿豆酥继续被偷也不是我跟梁先生的责任,对吧?”

喜欢就是不想死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就是不想死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网游之恃宠而骄零距离网游重生荣耀:国服最强是女生第一密宗星卡大师(重生)季神今天遭天谴了吗包养枪神我的重生法神黑客逍遥游第一法师偏宠反派的主神回来了坑爹联萌论小白如何飞升上仙最后的帝王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你微笑时很美带着作弊码穿游戏有一种妖怪叫人妖鬼服兵团我就是大神本神白骨精三打孙悟空网游之恩宠[全息]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网红的娱乐生活电竞男神是女生:洛爷,狠强势麻烦请叫我上仙
完本推荐: 文娱不朽全文阅读总裁一抱好欢喜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国产英雄全文阅读极品家丁全文阅读电影世界逍遥行全文阅读超神道术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缠缚(水流云在)全文阅读重生为王全文阅读仙路云霄全文阅读盛唐血刃全文阅读都市之不死天尊全文阅读道气武全文阅读少年股神全文阅读罪恶之城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九转道经全文阅读血与火的赞歌全文阅读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兽朝凰极品渣男[快穿]反派娘娘又被翻牌子了篮球任务都市狂少定风波五术传人剑纵狐妖这个皇子真无敌绝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宠妃冥王殿叶玄一剑独尊重生之绝世废少爆款神医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丹道武神超级兵王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从构造技能开始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我这糟心的重生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武道医王叶玄叶灵鸿蒙武神晓组织的吉祥物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神级龙卫沈浪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