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就是不想死 >> 绝杀

枭龙堂帮众级数, 比酆都教还吓人, 基本上就没有50以下的, 小头目啥的最少70, 十多位供奉都有240,常枭龙级数不明但绝对不会低于275, 这么庞大的势力如果入关, 中原武林还真没哪个帮派能比得过, 它再发展下去, 搞不好都能统合草原各部落势力, 去攻打舒朝了。

噶沙部落的大帐里,面上有一道竖直刀疤的常枭龙仰着脖子灌下去一整碗烧刀子。

潞王畏畏缩缩的躲在一边,反倒是噶沙王妃笑颜如花,毫不紧张。

弥护法压抑着怒火,如果不是好几个人按着他,就似乎要立刻跳起来将这两人分尸了,一张胖脸通红,大吼道:

“堂主,你还在等什么, 这贱/人竟然对我用蛊,如果不是堂主到来发现了,我还不知要神志不清到什么时候!不剐上一百刀, 死上一百次, 怎么能解恨!!”

常枭龙却完全不给他面子, 将空碗啪的一声摔在弥护法面前:

“自己没能耐, 这会还好意思废话。”

“堂主!他们用旁门左道伎俩…”

弥护法气得直哆嗦,又极力要辩解,却被常枭龙冷冷一句砸得差点背过气去。

“本堂主倒不知你几时成名门正派,看来枭龙堂池浅水深,养不住你。”

“不,堂主我的意思是,我是…”

“整天就想着入关,一刻不安分的到处窜,也不关心帮中事务,更不练功,本堂主要你何用?给我滚回漠北总堂好好反省去。”

弥护法一肚子火憋得没处发,只能勉强拱手,踏出了帐篷。

他走了没多远,马上有亲信讨好似的跟上来:

“护法,您甭生气,小的看堂主其实是…”

“呸,不就是瞧中那个女人么,爷会不懂?”

这亲信无语,敢情弥护法是以为天下人都跟他一样么,根本就是因为噶沙王妃是前朝和亲到草原上的公主好吧,那个男的身份也有问题,枭龙堂也不能老憋在塞外吧,连你弥护法都知道要去关内找乐子,堂主还能心甘情愿待在这里吃风喝沙不成?

“不就是一个女人,连爷的面子都搁了往地上踩!”

弥护法气哼哼的踹了一处帐角。

“哎哟?”

一道绳索鬼魅似的套中他脚脖子,生生将他拎了起来,然后机弩咯咯作响,弥护法勉强在半空中翻了个身,因为知道厉害,完全不敢使力挣脱绳索,以防后续机关启动,挂在那里只能怒吼:

“快停下机关,快!这都搞什么鬼,没看见是我?”

顿时枭龙堂的人一阵乱,赶紧过来解绳索。

“护法,这陷阱布了这么多天,你好端端的踢它做什么…”

弥护法眼一瞪,脚还没踩到地面,就要破口大骂,他这模样众人很熟悉,纷纷避让,谁也不想当这个替死鬼出气筒,弥护法看见一个反应慢的,顺手就扯了衣襟拖过来,因为太胖根本就没瞥见那道寒光,只是准备咆哮的时候,下意识的觉得不妙,一把将那个长相挺陌生的枭龙堂手下丢开。

已经晚了,肚腹一凉,但并没有感觉到痛,弥护法猛地一转身,发力一掌要给这个刺客好看,正狞笑间,只听得耳边有尖叫的声音,瞥见亲信瞧着自己的目光惊恐,莫名的低头一看。

袍子上他以为不过是一道血痕的地方,已经无声崩裂出一道两指粗的伤口,透过破烂的衣袍,可以看到才开始有鲜血从惨白肉里争先恐后的渗透出来。

弥护法这才感到钻心剧痛。

只一息间,鲜血已经狂喷,弥护法惊得连退几步,伸手想扶住什么,但他一动,伤口反倒裂得更大,已经跌倒在地,满头冷汗滚在已经扭曲的脸上:

“你,你是谁?”

一语未毕,几个帐篷间高悬的火盆与地上的火堆“呼”的一声卷出散开无数道火星,将原来惊骇四望的枭龙堂人马扰得更是纷纷抽出兵器,躲闪不及的让开余火,有机灵的就去抓弥护法奋力指的那个穿着枭龙堂衣服的人,仔细一辨,居然谁都不认识,而且刚才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人是怎么下的手。

寒光如惊鸿,刚眼角瞥见,觉得脖颈处一冷,按着惯性冲出去的几步,就忽然看见自己身体在往前奔…极端可怖的景象,身体上没有脑袋,然后看见血喷出的时候,眼前一黑,全部化成白光了。

一人站在白光里,手上寒芒缩回袖中,几缕青丝才缓缓贴着脸颊落下来,眉如远山,温雅昳丽,似笑非笑,信手将那个先前刺杀弥护法的人丢到身后:

“一击都不能毙命,回去继续练!”

弥护法这才算看清那暗算自己的只是一个玩家。

玩家啊!九州的玩家最高才多少!!

“兀那鼠辈——”弥护法一说话,伤口又崩裂得更狠,咕咚一声彻底瘫倒,嘴里直冒血沫,估计死都没想明白到底一个小玩家到底怎么越100级杀掉自己的。

这下可好,不用跑马回漠北了,直接刷新过去。

看着弥护法也在白光后不见了,众人惶恐得要尖叫的时候。迎面一道掌力推得他们倒飞出去,武功高的也是连连后退,没支持多久也横跌出老远,连地上的沙石都被平地掀起,致使许多陷阱暴露出来,至于横七竖八撞在陷阱上的就更不少,一时白光连幕惨叫连连,等常枭龙闻声赶来的时候,已经是满地狼藉惨不忍睹,除了重伤的手下,什么人都没看到。

沉着脸听完幸存的人战战兢兢禀告后,常枭龙一皱眉:

“这不可能,就算是谢紫衣,也没有这样深厚高强的掌力…”

以一己之力,能像狂风一般连帐篷马桩都摧毁,那还是掌力吗?他这辈子都望尘莫及好吧。

“就算有两个他也不可能!”

常枭龙疑心那日与他决战的人并不是谢紫衣很久了,因为他根本没看到一门临渊派的功夫,但听得属下描述,又实在纳闷,那样快的身法,又以琴弦为利器…中原武林到底除了谢紫衣外,还有谁有这般能耐,而且能一击重伤弥护法,致使他掉级的玩家,这不是笑话么,九州的玩家等级实力什么时候有这种水平了。就算弥护法是个废物,好歹也有220级…

——自己将漠寒拎到眼前,让漠寒有大好机会动手的弥护法的确是个渣。

不过,那种逐渐崩裂的伤口,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如此快的剑,还要使对方用力愈大伤口就撕裂得越狠,分明是极霸道的内力在其中作祟,可不是寻常人会的。

等等,想起来了,许久之前的淮左秀士一脉,似乎就有这种武功。

“咫尺天涯?”

常枭龙还没想完,心中骤然一紧,想也不想抽身跃起,直听得脚下轰然巨响,已然塌陷一块,剑光直逼咽喉而来,冷哼一声手握成拳,不避不让,往剑脊上猛击过去。

招出一半,耳后凉风起,常枭龙大惊,腾身后跃,却见是一个青衣文士,玉骨折扇反手如弧,常枭龙身侧数十处穴道都在这招来势之下,常枭龙不惧反被激起战意,大喝一声,拂袖带过剑锋,仰面一拳砸偏了那扇,这一交手,心下大定,就说中原武林怎么可能有这许多与谢紫衣同样的高手,这青衣文士内力明显要差一线,武功也不甚精妙。

怎料本该失手落空的那青衣文士居然毫未变招,垂落的左手猛地五指成爪,如果不是常枭龙避得快,只怕就不是脸上多四条血痕少几条肉的区别了。

这下精彩了,本来就一道刀疤的脸又横过去四道不深不浅的伤口,看上去笑死人。

“阴风爪,你是酆都教的人?”

常枭龙怒然一拂伤口,颜色鲜红,还好没毒。

蹲在不远处看热闹的漠寒也瞠目结舌。

那个他没记错的话,狄焚雪是黄山宗掌令吧,黄山宗是正道鳌首耶!

常枭龙略显狼狈的避让开湛罗真人的又一剑,也许他单对一个,还能运用招法精妙化解什么的,眼下一旦错失先机,又是面对两人,只能一退再退,寻机反击。

他并没有放松警惕,还有一个玩家不是吗,所以又再次觉得有人从背后一掌偷袭时,就冷笑一声,这点掌力,能抵个什么事,咫尺天涯听来可怕,只要不近身,在厉害也没有发挥余地,于是一旋身,恰好一拳逼得狄焚雪身形踉跄一步,跌向背后偷袭来的那掌。

常枭龙趁机看清了来人。

一张普普通通的脸,目光冰冷深邃,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等等,这不是玩家。

常枭龙反应过来时已经慢了,他为躲避湛罗真人剑势不得不伸手格架,就好像眼瞳里还残余着那误拍向狄焚雪的那掌,啥那间翻覆变换,轻描淡写轻巧擦着狄焚雪的发角滑过,由掌变拳,击中常枭龙左肋时中指突出,瞬时弹指在原处重击第二次,就好像周围一切都诡异的慢下来,让人瞧得如此清晰,指掌翻覆再次连变十多次,撤手收招时,常枭龙左胸都已经塌陷下去,他一口血喷出,强撑一口气猛地抓住了湛罗真人剑锋,鲜血顺着手掌滴落,湛罗真人连想都不想,弃剑就后退,就是这般,尤被反震的内力撞得连退数十步。

常枭龙濒死一击没得手,后心却剧痛。

狄焚雪在谢紫衣那招势竭后撤时就已经迎上,左手生生插入了常枭龙后脊,往后一带,血喷得他一脸都是,同时也因内力反震闷哼一声横跌出去摔在地上。

常枭龙却盯谢紫衣,忽然仰天大笑:

“罗浮掌,你才是,哈哈,你才是——”

一语未毕,鲜血带着黑色内脏碎片从口里喷出,仰面倒地,化作一道白光消失。

前后总共不过几分钟的激战,漠寒还没回过神来,湛罗真人拾起落于尘埃中的长剑,谢紫衣扶起狄焚雪,头也不回飘身后退,漠寒赶紧将刚才偷的三匹马拉出来,自己也翻身跃上,总算接应及时,枭龙堂众人惊骇之下醒悟过来要追的时候,只看见四匹马绝尘而去的影子。

***

“狄掌令,你无事吧?”

“咳咳,为什么你们两个要找他麻烦,一场打下来,受伤的那个却是我?”狄焚雪趴在马鞍上呛了半天,捂着心口悲痛万分,“一定是我动手前没算卦的缘故。”

“……”

漠寒本来还想说,他师父跟梁先生联手的默契好很正常,就算他们不天天一起切磋拆招,好歹也是双生兄弟,狄掌令你这么懂时机的绝配是为毛啊,这就是好友的定义么?

还有,你用的是什么武功?酆都教的阴风爪?我去,还九阴白骨爪呢,歹毒成这样。

“你偷学了酆都教武功?”

想让常枭龙误解,还是栽赃嫁祸?

狄焚雪没好气的翻白眼:“胡扯,我好好的师传武功怎么变成我偷学?”

“耶?”漠寒不解。

这时谢紫衣忽然插了一句:

“黄山宗上代掌令的妹妹是酆都教前教主。”

“……”

似乎腊八节那天,谢紫衣是对芩坠玉说过“酆都教前代教主与黄山宗有渊源,与先师亦有交情”所以既往不咎。漠寒囧然想,九州你家的江湖关系还能再神展开一点么?

“那你跟芩坠玉能算师兄师妹吗?”

“能…”

“那你比武招亲却没去?”

“喂,她是我亲妹妹!”

“……”

漠寒一头栽倒在马鞍上,简直要一脸血,刚才听到的分明上代才是亲兄妹,怎么轮到后面还是,同理推断,真抱歉他跟皇帝不是双生子…还有你们一个姓芩一个姓狄啊!漠寒看湛罗真人跟谢紫衣,似乎也第一次听说的惊怔状。

“等等,你说芩教主是你妹妹?”

“是啊,系统给的,但她不知道这件事。”

谢紫衣静默一阵,才道:“难怪你跟我胡言乱语说什么红鸾星时提到她,我还纳闷,你怎么就知道她的名字。”

对哦,九州官方资料里,哪怕现在比武招亲剧情开启后,酆都教主姓名那一栏也只是芩教主,古代就算跑江湖的,女子的名字也不是随便哪个陌生人都知道的。如果不是比武招亲,估计好多玩家连她姓芩还是姓秦都搞不清楚。

“你家还有啥亲戚?”

三人一起盯狄焚雪。

“六扇门总捕快宫慕言是我弟弟,他也不知道这件事。”

“怎么又跟六扇门…”

漠寒还没问完,谢紫衣轻咳一声:

“我记得六扇门以前的总捕快与黄山宗前掌令同姓?”

“……”

漠寒终于懂黄山宗为啥在数据背景里是武林正派鳌首了!邪教第一大派是亲戚,连官府也有亲戚的有木有!!

喜欢就是不想死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就是不想死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保护我方心上人给我一碗小米粥第一法师今天你欧了吗王者荣耀英雄那些事带着作弊码穿游戏网游之恃宠而骄大神你马甲又掉了星卡大师(重生)白骨精三打孙悟空毒行大陆电竞男神是女生:洛爷,狠强势麻烦请叫我上仙重生荣耀:国服最强是女生奶妈威武季神今天遭天谴了吗从零开始的王者异世界灵化游戏进行时神技养成攻略网游之技术流猎人飘洋过海中国船网游之恩宠[全息]花心错有一种妖怪叫人妖我的重生法神论小白如何飞升上仙
完本推荐: 兔子必须死全文阅读锦庭娇全文阅读电影世界逍遥行全文阅读总裁一抱好欢喜全文阅读活人禁忌全文阅读霸爱成瘾:首席别碰我全文阅读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全文阅读相见欢全文阅读龙神至尊全文阅读逆水行周全文阅读尘世羁全文阅读重生七零年代全文阅读琥珀之剑全文阅读韩娱之临时工全文阅读汉祚高门全文阅读校园绝品狂徒全文阅读盛世大唐美名扬全文阅读一等宠奴全文阅读复贵盈门全文阅读骗子X攻略X穿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长姐她富甲一方至尊战神狂婿娱乐帝国系统全能代课老师从诛灭同族开始的宇智波戏精打脸日常钞能保安霸天武魂墨桑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我只是有亿点悟性而已重生之九零年代重燃纯真年代战神龙婿超品农民慢穿之璀璨人生天命赊刀人开局和郑耀先结拜崩坏世界里的骑士洪荒:申公豹绝不封神!万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神解怨司[穿越]重启全盛时代体面I超级女婿娱乐超级奶爸快穿之拆散一对是一对星球大战:白银誓约极限伏天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