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就是不想死 >> 一加一

客栈?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漠寒你也好意思说得出这种话?你穷得就算能从这鬼地方出去, 你也身无分文会饿死草原…所以, 这就是一张画出来的饼。

“不错。”

谢紫衣微微一笑, 可惜这周围漆黑一片, 漠寒又跟他一前一后走,实在没看到。

“咦?”这么简单就同意了, 这种不真实感哟= =

“如果到那时候你有那个身家, 或者…”

漠寒刚卡壳, 却被下一句惊到了。

“…或者我还没有死, 也无不可。”

气氛一下就僵冷, 漠寒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回声音:

“这不可能,你想太多了。”

谢紫衣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其实这话连漠寒自己都说服不了,九州是个充满不可测事情的世界,别说会不会在决战中丧命,万一有个天灾或者别的啥…最关键的,从两仪剑法看来,非得有个要同使剑法才能百分百保证胜算的敌手, 是常枭龙吗?也对,高手的武功到了一定地步,除非同有死志, 不然在正常情况下要打败对方也许简单, 但要杀死却难了, 更何况这是可以一死再死的九州, 掉个一级,对绝顶高手来说也就是生命值内力少了那么一点,武功级数实打实的还在那里,威力又不带打折的。

临渊派与淮左秀士一脉还代代邀斗死于此…

漠寒抽了下嘴角,这还真说不好游戏设计师是否要这么恶俗,来个骨肉相残…但九州的NPC应该深得打擦边球的道理,哪有非死一个的说法,应该不会吧…

本来也不该这么乐观,但是一想到九州系统是个只安排主线剧情,根本不关心结果的家伙,就定心了,游戏设计师根本管不了事情走向嘛。

好像知道漠寒在想啥,谢紫衣摸索着岩壁,没有回头,只是顿了顿,若有深意的说:

“你很大意,这点我不喜。”

在九州拥有第二次机会的,只有玩家。高等级NPC都该通透的明白这个道理才是…

“再说绝尘宫是一个副本,一旦开启,我就没有离开的机会。”

客栈什么的,听起来再不错,能够开在绝尘宫里吗?

待在副本里等着玩家来砍,甚至被砍死一次又一次,那才是游戏BOSS的生活吧,不,由于他的身份具有特殊性,就算在副本里死去,能不能再次刷新也是个问题。

凭九州玩家现在的水准,也许他死的那天还要等很久,但没有那个杀死他的人,他就永远是“天下第一”谢紫衣,不能出绝尘宫一步,这是个死结。

漠寒给他画了一个很不错的饼,他都有些感叹。

一路无话,水流渐深,许久之后,一直不吭声的漠寒忽然说;

“梁先生,临渊派与淮左秀士一脉,代代都决战是吗?”

“你想说什么?”

“我不会去京城找舒重衍,也不会让我师父来找你,决战的话,一旦副本开启,梁先生,我来找你好了。”

谢紫衣有点哑然,半晌才道:“若是放水,是瞒不过天意的。”

九州系统在控制主线剧情方面,是不会留情的,因为那是它核心数据,作为电脑会绝对遵照初始命令,这是它的运行原则,漠寒也想到这点了,他一点都没有压力的脱口而出:

“不是放水啊因为我再死也没关系不是吗,万一我赢了,也不会杀死梁先生,难道这不是最好的办法?”

“……”

谢紫衣揉了揉眉心,有些哭笑不得。

“你的意思是,你能赢过你师父,来与我决战?”

“呃!”

肿么觉得这难度比买下九州的宏图远志还大?

“再说,就算你能…”

他跟湛罗真人才是双生兄弟,那个根本没存在过的数据背景临渊派上代掌门,与淮左秀士的徒弟沈钦,所希望的目的就是哪一派的武功更高点罢,要不然为何要找双生子。

漠寒是没机会在这个主线剧情里插一脚的。

思绪万千,手摸到一处岩壁时停顿了一会,莫名察觉到不对,谢紫衣一皱眉,又伸出左手,细细摸索着岩壁上混杂了泥土与湿漉水珠的空隙,那里还有许多苔藓一样的东西,滑腻得很。手指探进去,细细的水流从指缝间涓涓流下。

“怎么了?”漠寒也发现谢紫衣的异样,凑过来看。

“此处水流是自上往下…必有与地面相连的空隙。”

收回手,细细一闻,除了泥土,还有浓厚的青草汁液味,这是草叶齐刷刷折断后才会散发的气味,稍微有些呛鼻。

“那是说,上面便是一个湖?”

“不太对,也许是暴雨,而且还有人在此争斗。”

青草气息里有极淡极淡的腥气,那不像泥土的味道,而是血。

“退后!”

谢紫衣忽然说,也不等漠寒开口,一掌就击在了那处岩壁上。

并非全力,拿捏的力道是正好的,并没有整个坍塌下来,只是几块岩石争先恐后的滚落下来,水流也哗的一声变大,形成了一弯小小的流瀑,泥土沙石啥都有的被冲下来。

就是这个方向。

谢紫衣纵身而起,斜踩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飘落开来的时候,对着水流来源处又是一掌。

漠寒抹去飞溅在脸上的水,明显也闻到了水中的腥气,愕然警觉。

“梁先生,你小心。”

此处距离地面不知道有多远,又不敢随便发力,那绝不是几掌就能解决的事,往快里估计,只怕也要一时半刻的。他知道草原上某处风暴骇人,但也全是枭龙堂人马,换了平常自然不惧些许帮众,但现在生命值内力值都快见底,涵元一气这么好的内功只是吊着抵消耗而已,随便被砍一刀只怕就要壮烈了。

草原上的风暴,并不是几个时辰就结束的事,往往会持续两三天甚至一个星期。

那一块地方都如同汪洋,牛羊的死伤就不说了,只怕人能不能撑住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倒霉点的正好在雷暴范围内,连仓皇逃离都没机会。

这处马场还好,雷都是远远听到的,只是遭受了一下午的冰雹接着又是大雨,马棚塌陷了,欲哭无泪的也只是马场主人,因为这些死掉跑掉的马,会在哪里刷新就讲不定,一边在心底暗暗咒骂着这个鬼天气,居然还闯入马场,使得枭龙堂的人马一路追来,将他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房子彻底拆了。

起初他还为了讨好枭龙堂,呼喝要手下放马的汉子去帮手堵截。

结果瞅着混战里一个又一个化成白光的情形,哪有不越来越心惊的?连脸上的雨水都来不及抹去,偷偷跑了,想找一匹马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离开这是非之地再说。

真是咄咄怪事,明显见那人跌跌撞撞,半夜倒在半塌的马棚边,什么模样也瞧不清楚,明显快没气了,肩上的伤口都被雨水冲得泛白翻出,特别狰狞,马场里就有枭龙堂的人,随后赶到的更多人马让他胆战心惊,这位马场主人很好奇是什么脑子不好的人,竟然惹得枭龙堂这几天连发严令不说,还在这种天气,惹出了堂主所属的精锐人马。

结果死的竟然不是那个人,而是枭龙堂的人。

眼看着地上的积水都被鲜血染透了,也瞧不见那人原先的模样,在大雨中有些摇摇欲坠,却紧紧握住一柄剑,也不见招数如何精妙,剑气必带着血光一掠而过。

这还不到半个时辰,周围所余的枭龙堂人马已经寥寥无几。

他们其实也不是没动过逃跑的念头,但他们不敢。

常枭龙是个喜欢无常的人。

但不敢逃,却可以围住僵持不动,只要拖延时间,等传消息的人达到堂主那里,等到堂主赶来,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这样情绪紧张之下,暴雨又是不歇,谁还能注意地上某一处水流得特别急,甚至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九州就这点不好,送命的人掉一级满状态刷新,赢的人反而重伤陷入困境。

“我落平阳,又岂是尔等可欺?”

湛罗真人何尝不是在拖延时间,这些人不敢轻举妄动更好,他正可以歇息片刻,待得一刻,就可以突围而出再次消失茫茫草原上。

半阖眼,内息平稳,握住剑的手忽而一颤。

脚下有些许震动,虽然不大,却就在不远处。

犀利望去,那处,何时引得周围积水纷纷流泻下去,竟成了漩涡?

又是一下震动。

湛罗真人不着痕迹的移开了眼,毕竟这里是他不熟悉的地方,也许枭龙堂别有用心也说不定,拖不得了,他横剑一挽,身形如电,竟从包围圈中跃出,剑锋一带,两声惨叫次第响起,一人腿齐膝而断,一人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痕,直直摔在了积水中。

这样的天气,确实对他不利,对战常枭龙的时候连剑都不敢用,就算此刻,好几门武功也用不了,雷声隆隆不说还暴雨如注,箫声要能传得出来,那要耗费多大内力?

惨叫声犹在耳,回剑欲隔袭击时,忽然脚下不稳,湛罗真人急踏一步借力,心下奇怪,他还不至于到站都站不稳的程度,这是——

枭龙堂的人已经滚成了一团。

刚才那处已塌陷下去,四面八方的积水都朝那处猛地急落,这冲力让想站起的人再次跌倒。刚狼狈的爬起来,就有一道水花冲天而起,分明是两道人影迎急流窜了上来。

谢紫衣一落到地上,就松开了抓住漠寒的手。

那边漠寒则是呛的连咳,一抬眼,看到这么大的暴雨,一点不惊慌,反而要欢呼了。

漠寒仰着脖子张开嘴,这天上来的水还不赶紧喝个够,更待何时?

终于从地底摸出来的人容易么?!

“……”

湛罗真人纵然认不出易容的谢紫衣,但漠寒他还能看错吗?

——他徒弟到底跟着紫衣干啥去了,一脸激动感动得要痛哭的模样跪地仰天,这分明就是悲痛万分哭号的惨状么——雨水从脸上滚下来,可以自动代入。

谢紫衣也望过来,目光一凝。

就算听漠寒提到,不过眼下这情形?

等漠寒被惨叫声惊怔,抹了脸上的水低头一看,就看见噗通噗通栽在地上的尸体,以及伸出手,让血迹随雨水冲落的谢紫衣,还有那个提着剑干净利落把人脑袋砍成皮球的——

“华凌。”

“师父,我一点都不有趣,你怎么样?”

漠寒觉得如果不是很熟,绝对认不出这是谁,再好看的人,一身衣服凌乱湿透,头发也散下贴在脸上,乱得没办法看,这连长啥样都看不出了,只会觉得像厉鬼的好吧。

“死不了。”

内力消耗过度,又受伤严重而已。

不过湛罗真人感到奇怪,他发现谢紫衣与漠寒,没一个对他这副狼狈样惊讶。

“师父,你跟常枭龙想不开看谁先被雷劈到的打架,我看到了。”

“这不可能!”

那时连个能喘气的人都没办法安然无恙的待在周围好吧。那匹马见他们往雷云深处去的时候,像拜托什么似的没命奔了,果然是怕他。

“不止是我,整个九州的玩家都看到了。”

“……”

“他们估计会以为你是梁…他们以为你才是‘天下第一’谢紫衣。”漠寒见湛罗真人仍然是满眼想不通的惊异,只好指了指天,“九州系统搞的鬼,那一段,在玩家那边,谁都能看得到,看多少遍都没问题。”

这下不仅湛罗真人,连谢紫衣都怔住了。

“那现在?”

全程被无数双眼睛随便看,谁都要暴躁。

“我估摸着他不会这么无聊,其实这件事,只是有人说九州不够好,所以…”

所以就给人看够好的证据?

漠寒觉得这点解释还不够啊,他之前没想到,现在醒悟了,九州贸然将这段视频放出去不止是赶巧吧,万一有见过谢紫衣又见过他师父的玩家!!

“师父,你做国师的时候没给玩家见过模样吧?”

“…有一个,是宫女。胆子太小,看到蛇就被唬住了,太没趣。”

这是讨论有趣没趣的时候吗?

“玩家,那就不好杀人灭口了。”谢紫衣皱眉。

“……”

漠寒看看谢紫衣,又看看湛罗真人,囧得抱住头:

“不管如何,先离开这是非之地。”

湛罗真人收了剑,略微运气调息,由于他跟谢紫衣内力相斥的原因,就算身负重伤,谢紫衣也不能助他疗伤,只能如此,没走出几步,湛罗真人忽然问:

“对了,枭龙堂与你有何恩怨?”

谢紫衣淡淡的将先前与漠寒所说的又复述了一遍。

“那麻烦了,既然有如此过往,想必枭龙堂必然对临渊派武功知之甚深,常枭龙若是不笨的话,已经猜到他找错人了。”

“那又如何?”

谢紫衣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然后打量四周。

“漠寒,离开此处之前,你先去翻翻。”

“咦?”

“天上只会下雨,不会掉馅饼给你。”

“……”

漠寒还没反应过来,湛罗真人也凉凉出声:

“你是想自己饿死,还是想我们都饿死?”

“……”

一刻钟后。

“呃!师父,我们是名门正派…不用厚道的留下点,全部劫掠走行吗?”

“现在,我才是谢紫衣。”临渊派从来就不是正道。

正牌的不吭声,漠寒只好苦着脸看着他从来就不是好人的师父:

“临渊派掌门也是要气度的,不是啥都抢好吧。”

失手将一块干肉砸到了旁边漠寒脸上,湛罗真人一扭头,盯漠寒,盯自己弟弟,神情疑惑:

“贫道怎么觉得你们有点不对劲。”

喜欢就是不想死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就是不想死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网游情缘:毒医无二今天你欧了吗网游之呆萌生存记零距离网游李花怒放一树白麻烦请叫我上仙飘洋过海中国船坑爹联萌比克斯魔方网红的娱乐生活玩个桃花醉梦人网游:叫我女神王者荣耀英雄那些事玩转电竞:大神萌妻带回家网游之勾搭大神大神你马甲又掉了赛尔号之光暗彼方卡牌密室(重生)花心错陆神女友是陪玩网游之恩宠[全息]文坛大神是网红别过来白骨精三打孙悟空奶妈威武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
完本推荐: 我家后门通洪荒全文阅读相见欢全文阅读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全文阅读丧尸皇重生:拐个人类生包子全文阅读我的师父是神仙全文阅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一胎五宝全文阅读长生种全文阅读画满田园全文阅读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医后倾天全文阅读重生为王全文阅读华娱之闪耀巨星全文阅读冷王盛宠魔眼毒妃全文阅读斗破之远方的团扇全文阅读紫血圣皇全文阅读神级承包商全文阅读我的老妈是土豪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入赘龙王诸天里的东邪门人魔法仙妻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超级兵王我在聊斋当符师天生女主命[快穿]催妆神级龙卫沈浪猎户出山绝世武侠系统开局和郑耀先结拜高手之王高人竟在我身边造化神宫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超品农民电影世界体验卡法师乔安死亡求生:没有人比我更懂副本!咒术回战:开局解锁八绝技体面I星空流浪汉五术传人我在古代当团宠迷踪谍影大唐孽子明末亲军锦衣卫叶玄一剑独尊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