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就是不想死 >> 上善如水

真正的雄关天险虽然不在大同, 不过做为舒朝与塞外的边防之一, 可不是岩郭城那样的小地方能比的, 光城墙就有二十米高, 城垛中间还有供强弩射出的瞭望口,城楼最前面有十几门笨重粗陋的火炮, 城墙有内外两道, 内城墙比外城墙还高, 这是万一城门失落, 仍然可以继续坚守的构造, 别说三万大军,就是五万,想攻下大同也得十天半个月,会损失多少兵力,那就真说不好了。

“外城与内城墙中的间隔足足有百尺,如此布置,啧啧。”

这座城里正弥漫着一种诡异压抑的气氛,毕竟从道理上来说,大同边防的守军都有谋逆的嫌疑, 即使领头挟制软禁张将军的那几个前朝余党畏罪跑了,但自从镇远大将军萧炎带着兵马驻守进来,也没下令处置什么人, 明白的都晓得这是等京城那边的圣旨呢, 一时无论是否心存谋逆还是真的无辜, 人人惴惴不安。

所以在看见一个拿着“铁口直断”布幡的山羊胡老头, 跟着国师走上城头时,都努力装作若无其事,谁也不敢上前问。

“此地外城墙下,有数个放置硝石火药的坑洞,万一情势不妙,立刻扒开外面的隔绝物,等敌军占据城墙,只需一道火箭…”

湛罗真人漫不经心的笑语,却让狄焚雪都惊悚缩了下脖子。

“太可怕了,那岂非如你我,都会掉一级?”

“那还不至于,当然如果你正好就站在城墙下,整面坍塌下来的乱石外加…咳。”

狄焚雪有点汗颜的往城墙垛口那边挪了挪,他懂了,万一墙倒的时候千万不要往下跳!

——呃,这个距离,内城墙有点远,轻功再好没借力也很难过得去。

“你们道士方士就这点不好,炼丹练来练去,没练成仙,练出了这些要命玩意!”

“……”

狄焚雪没听到湛罗真人应声,于是恍然大悟的一抬头:“这么讲来,倒是我错了,你这个道人,既不算卦测字,更不炼丹讲法,苍天无眼啊,你是怎么混上国师位置的?”

湛罗真人侧头看城外的一片荒漠,只淡淡道:

“缘法而已,不可说,不可说。”

狄焚雪沉默半晌,忽然脱口而出:

“我感觉好友你一定有事瞒着我!”

“唉,那狄掌令就不能装作没发现么?”

“此言差矣,自欺欺人,如何得了?”狄焚雪非常得意的捋着他那易容上去的山羊胡子,看来他对游戏设计师给他的长相是很不满的,不管给人算卦还是在黄山宗太平镇里当夫子,都得是这种长相才行啊。他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瞥湛罗真人:

“那个,我说,江湖上好像有易容这么一说!”

“嗯?”

“你何必戴着这劳什子,累赘不?”

狄焚雪当然知道湛罗真人带着那个类似帽笠的垂纱不是因为边疆风沙大,怎么办呢,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的,都能猜到主线剧情必然是依着玩家对他们身份的怀疑来的。

“你算卦骗人都要装神秘,难不成贫道堂堂国师,反而会不懂这个道理么?”

“说得也是…咦,等等,我几时骗人了,凡吾有卦,无有不准,湛罗真人,你可不能坏在下的名声!”

湛罗真人轻笑,他的声音温雅平和,听来就使人不自觉的信服,可这只是表象,谁要是傻乎乎信了才会一头栽进去万劫不复,狄焚雪琢磨着,头皮一麻,哎呀这可不妙,都多少天没有新鲜有趣的事发生了,九州才知道湛罗真人还能忍耐多久。

“照我看,你等在这里,也于事无补,你徒弟他是不会来了。”

“正是要他不来,他一不来…”

“紫衣就来了?”

狄焚雪非常配合的一击掌,然后在怀里摸啊摸,掏出龟甲来,煞有其事的上下摇晃,“搞不好他们已经碰到了,塞外广博,不过会发生事情的好像也就那么几处。”

“比如,枭龙堂?”湛罗真人微笑。

他看着狄焚雪手一松,两枚铜板从龟甲里跌出来。

“上坤下坎,讼卦,讼,争执也。这似乎看上去有点不妙,此卦若卜外行…就是半途中将多有变故,最好别出门!”狄焚雪蹲在那里一个劲的摇头,“可人都上路了,说这些当真是毫无用处。”

“不如,再卜一次?”湛罗真人忽然道。

“那怎可,一事不二卜。”

“先前你卜的是紫衣,现在不如算算贫道那个徒弟好了。”反正要是遇到了,不,谢紫衣一定会去找华凌的,那么换个方式有何不可。

那边狄焚雪哑然,捡起铜板继续晃。

——湛罗真人和和气气的跟你说的话,你千万别以为他也跟他语气一样可有可无,不想接下来坐卧不安的话,就赶紧,识,相!没看见狄焚雪这会解卦解得很正常,很有逻辑,很正统么= =

“咦,兑卦呀,上上大吉!这么好!苍天啊,我第一次摇出这个卦,怎么是华凌那家伙的!!”

兑,上善如水。

湛罗真人不觉抬头望向塞外的方向。

六十四卦里这么好的一课却是给漠寒撞到了,唔,他是觉得这个徒弟有的时候总能凑巧的误打误撞遇到好事,难道这就是时也,命也,不可理喻?

湛罗真人忽然想到之前那个讼卦象征的姻缘意,不觉一皱眉,就那么好运好命?于是定定出神,狄焚雪还在继续纠结不满的低声指指画画,城墙周围的将士看到了都面带悚然,赶紧绕着走,生怕这是咒人妖术。

只有九州系统知道:

狄焚雪难得一次没有乱扯胡解,可假如他胡扯了——说不定就撞到真相!

夜幕初起,草原上风声萧索,那一圈黑压压举着火把的人群,漠寒尽管知道可能不过就是马贼之流,级别不会高过80,谢紫衣也说了是蝼蚁米粒之流,根本无需放在心上。

但,谢紫衣的侍女,似乎是100级跟130级吧。

网游九州的各个帮派太多,枭龙堂远居塞外,关注的玩家根本就没几个,准确的来说,这还是个跟玩家都没有任何互动的帮派,也就是说什么都没被触发过,完全就是一个谜团。不过能抓到谢紫衣的侍女,就算来塞外的并没有多少人,或者只给他们抓到一个,那实力也绝不低于酆都教了。因为他们明显是敢于出来挑衅么。

漠寒手指轻抚剑脊,他注意到江爷四顾的神色越来越惶恐。

这当然可能是他胆小如鼠,不过明显与他的商队无关,何必做出如丧考妣的神情。

那江爷又抬头看天色,日头已经没入了地平线,最后一抹光也在周围火把的照耀下不那么显眼,也不知怎地,就忽然惊叫一声,拔腿就往外跑。

立刻就有一支利箭飞来,正中他胸口,江爷挣扎一下,缓缓栽倒,兀自惊恐的喊:

“饶命啊,诸位好汉,求你放过小老儿…可以来钱来赎,我,我商队里还有舒朝通缉的要犯,带到边关大同就能换黄金的,诸位好汉…小老儿是…不能死,死了会少掉一…跟那些粗鄙的人不同的啊…”

他一边喊,一边痛苦挣扎着手足并用往外爬,好像后面有猛虎追着一样。

又是一箭,江爷趴伏在地上彻底不动了。

因为这,漠寒才注意到,他们所站的位置都是灰突突的沙石,石块都很碎,一个稍微巨大的岩石都没有,这就罢了,那些马贼也不下马,就远远的围着,依漠寒的目力,勉强看到他们马蹄下所踏的确实是草地,不过跟一路而来看到的半人高的草不同,都很矮,而商队所在的位置,则是寸草不生。

这在草原上算是很少见的,不过也可能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漠寒又仔细看了看,的确没瞧出一点异样,他策马上前一步,低声问谢紫衣:

“梁先生,赶紧走,这地方透着不对。”

谢紫衣原先只是想到这些人太也无用,既然敢来找他,却不露面,那大队人马也恨不得远远围着,刚才江爷被箭射死,他也以为是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好放冷箭,还微微一晒,就是万箭齐发,他也不放在眼里。别说隔了六百步,就是几千步,也不过是跑马顷刻,又能奈他何。

但听漠寒这一句,还觉得漠寒是过分小心了。

九州之大,就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但一力破十会,还能折腾出什么?

漠寒见谢紫衣恍如未闻,只是冷冷而笑,顿时就知道他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他又越想越是不对,立刻不管不顾,从马背上腾身而起,落到谢紫衣身后,不待他反应,夺过马缰,也不安抚受惊的良驹,挥手就是一鞭子:

“快走!”

措手不及,谢紫衣几乎想将漠寒从他身后掀出去,不过手抬起来,却又犹豫了下,他自然可以不动分毫,单凭内力就能使漠寒从马背上跌下去,也可四两拨千斤的一掌不伤到漠寒,但因那一鞭子,这马吃痛,疯了似的往左边奔去。

“那边人少,不能去!”漠寒急切的拉着马缰,但这马根本不理会他。

情急之间,那马奔得更快,如果不是两人武功都不低,估计就要跌下去了。

“你最好给我一个说辞!”

谢紫衣手掌一翻,也不见他怎么动作,漠寒抓住马缰的手腕却是一麻,缰绳立刻被夺了过去,谢紫衣并不在乎人少的地方会不会有陷阱,他强行勒马的时候,猛一抬眼,却见原来在左方的人马全不见,空荡荡的很是诡异,扭头一看,原来四面包围变成了原先的前后两边,刻意让出了左右通道,这也就罢了,所有火把都在往后移,烟尘飞扬,蹄声隆隆,如同闷雷,却是在往后奔。

这也太过蹊跷。

等等,这声音里似乎有些不对。

因为上次的事,对这种异常沉闷的隆隆声响都心有余悸。

漠寒与谢紫衣同时往天上看了一眼,虽然天幕一片暗沉,岁日刚过,月未起东山,但方才分明是晴空万里的,断不会突然来场风暴或暴雨。山还在距离此好远的地方,附近是一片平坦,怎么看也不像——

“怎么会有水声?”

漠寒惊问,谢紫衣也听到了,是马蹄踏水的声响。

好像转瞬就成片响起。

低头一看,顿时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有水漫上了马蹄,眼见着越来越高,也就愣神的那一会,漠寒就觉得脚底一凉,顿时一拉谢紫衣,在马鞍上一借力,斜斜向外掠去。

别说漠寒了,就是谢紫衣,武功再好也没有到凌波微步水面如履平地的神话程度,只能急踏水面,偏偏又扯了个漠寒做累赘,速度有限,这时向四面望去,简直不敢置信。

一片茫茫烟波,已经辨不清方向。

偶尔听到的惨叫求救,似乎都是商队里那些来不及逃跑的NPC。

那水浪愈高,水流更急,就仿佛水中有个漩涡,踏足借力其上,硬是被扯得没进了水中大半。

这下更难以脱身,谢紫衣一掌击出去,水面上顿时激起了冲天水柱,使得漩涡的扯力一松,谢紫衣刚脱身跃起,却看不见一块石头之类的东西露出水面,无处借力,只能再次运力于脚下,这一踏却是更甚于方才百倍的扯力,偏偏在这时候,漠寒又似乎要挣脱开他的手。

——这关头!!

谢紫衣来不及恼怒,就听到漠寒的急迫的叫声:

“梁先生,我会水,你自己…”

就扯吧,遇到如此急湍的漩涡,就是捞蚌摸珠的人也要没命。

盖头一个高浪卷过来,然后就一片漆黑。

似乎是很久,也好像只是很短的刹那,水润进了眼睛,屏息不动,由于内力运转不息,所以一时也不气闷,只是被不断往更深的水下扯,东南西北实在辨不清,只有紧紧握住的手掌,似乎还有点知觉,然后身上一直没挖出来的箭头就在肋下与背后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划动了没多久,漠寒就开始觉得意识在逐渐远去。

“九州系统提示:你的人物已经失去知觉十五分钟,现在你可以选择强行离线,并在人物恢复正常之后,可以重新登录游戏。由于你的人物处于特殊情况,将在恢复后内力增加500。”

梁爽躺在床上就听到这么一句,愣了半天。

失去知觉,这是说还没死是吗,也对,武功不是白练的,据说还有任督两脉打通后天高手专先天内息的说法,咳,讲白了就是假死龟息那啥的,挺唬人的能耐。

连他都没死,谢紫衣肯定不会有事。

但漠寒还是觉得太离奇了,忍不住爬上网,就没听说过草原上能发大水的,还是这么突兀的,靠,又不是关羽的水淹七军,草原上很多河流都没有入海口,都是流着流着就越来越小,趋近于无,而发源地都是雪山或者湖泊,就算想来个决堤泄洪的也绝对没那种条件,别说还有无数暗流漩涡…

五分钟后,漠寒目瞪口呆看着手机,他到底应不应该打九州客服投诉电话呢?

连科学无法解释的不可思议神奇现象,你九州也用!!

在茫茫的草原上,就是有许多淡水咸水湖(咸水的叫海子)会莫名其妙离家出走…叫做幽灵湖。而且还都不是小规模的湖,方圆数十里甚至数百里的大湖泊,往往会在一夜之间,原地消失,然后在几百里以外的地方再次出现。

——靠,今天肯定是不宜出行的绝对无误的,求狄掌令算一卦!呃,按照狄焚雪的说法,搞不好这卦就是上坤下坎,坤为地,坎为水,水从大地之下冒出来,又将他们带进了地下暗河里,也许是双泽兑卦,上水下水的那种,超级发大水啊扶额。

喜欢就是不想死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就是不想死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网游:叫我女神花心错今天你欧了吗赛尔号之光暗彼方别过来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网游]一毛买你闭嘴[网游]帮主夫人的野望网游之勾搭大神从零开始的王者异世界快穿之女配花样逆袭王者荣耀英雄那些事奶妈威武星卡大师(重生)总有辣鸡想带我飞我可能拿了假系统卡牌密室(重生)第一法师重生荣耀:国服最强是女生神技养成攻略玩个桃花醉梦人双修牧师论小白如何飞升上仙保护我方心上人机甲小皇子我就是大神本神
完本推荐: 重生之天运符师全文阅读田园娇宠:猎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霍少,你老婆又逃了全文阅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全文阅读理科学霸的三国全文阅读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国产英雄全文阅读我有霸总光环[穿书]全文阅读罪恶之城全文阅读洪荒之神族传说全文阅读画满田园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我真的不是富二代全文阅读民国谍影全文阅读桑榆未晚全文阅读总裁一抱好欢喜全文阅读裙上之臣全文阅读霸爱成瘾:首席别碰我全文阅读你好,King先生全文阅读重生之学霸攻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绝世废少踏星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大唐第一闲人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武道医王我要莽穿娱乐圈雪狼出击前任和我一起重生九零后天师万古第一武神大唐孽子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仙韵传快穿之拆散一对是一对猎户出山仙宫仙医嫡妃娱乐帝国系统大奉打更人反派娘娘又被翻牌子了穿书:女配她不想干了破产千金逆风翻盘战神龙婿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我在古代当团宠莫求仙缘神龙快婿剑道第一仙电影世界体验卡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