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就是不想死 >> 他乡遇故知

漠寒真没觉得他自个带着两根箭头到处跑是什么大事, 九州又没飞机, 还怕因此过不了安检门吗?再说, 他也不是故意的, 还不是没条件,九州都这么没下限了, 因为出血不止或者伤口感染挂掉一级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不过怎么讲都算自己理亏或者没能耐, 所以漠寒不敢申辩, 只能干咳一声转话题:

“梁先生到此, 可是又有什么…”杀人放火的事?

谢紫衣冷笑一声,没答话。

漠寒又看不见,更是惆怅无比,半天才憋了一句:

“这灵药见效挺慢。”

传说中能解百毒的好东西不是一吃下去,立刻就能生龙活虎的咩?难道所谓解百毒的灵药就是杀毒软件吗?总要花不少时间来个全盘扫描才行?呃,联想到九州是个全息网游,它的一切都是数据,嗯,这个说法很好很可信= =

漠寒是由于中毒引起的短暂失明, 虽然瞧不清眼前的东西,大团大团的黑影晃来晃去的,但对光仍然是敏感的, 四周骤然暗了下来, 就知道是太阳落山了。

荒漠一到晚上, 就开始生机勃勃, 或者说是更加危险,许多白天为了避开烈日不动弹的生物纷纷从洞穴里爬出来,找吃的或者被别的生物吃掉,隐约就有沙沙作响的声音,这是毒蛇与蝎子们在往这边爬,它们也需要到这边等着猎食来喝水的沙鼠。

“这里久留不宜,还是赶紧走。”

漠寒听得头皮发麻,他可不想再被咬上一口。

向他刚才听到的方向走了几步,漠寒又停住了,表情很是尴尬,半晌才问了一句:

“梁先生,你一个人来的?“

“不是。”

咦,那他怎么之前就听到一匹马的蹄声?

“其他的人距此,大约还有三天的路程。”

谢紫衣不动声色的看着漠寒,他本来挺恼怒的,但见漠寒四下一望,像是觉察到不远处爬来许多蛇蝎之类的生物,漠寒的表情立刻转为不安,忧心心忡忡的模样跟那夜暴雨时返身挡住洞口狂风挺像。

“箭头…到了安全的地方,或者白天的时候再取。”

漠寒本来都习惯了,现在给谢紫衣冷厉的目光注视着,本能都就脊背发凉,那两处深陷在肉里的箭伤也隐隐作痛起来,他却不知道,谢紫衣刚才是为什么语带恼怒。

——自上京途中之后,蜀中再一道赶路的时候,漠寒分明就表现得很像走江湖的模样,还因为谢紫衣没带火折子有种无声吃惊,你说漠寒他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级别都上百了,最关键的他还是武当山出来的,那些陷阱暗算啥的颇有心得,整个就是一江湖老手的范,结果呢?

谢紫衣刚出塞外没两天,就看见某人衣衫褴褛满身是血,灰头土脸,连剑鞘都没了丢大街上连乞丐都嫌弃,躺路上估计会被抬到义庄里(没钱或者无人认领尸体停放处)的凄惨德行。

就算对手是湛罗真人吧,但谢紫衣清楚,湛罗真人自己是不会动手的。

也就是说,些许伎俩,外加舒朝大军,就让漠寒狼狈成这样了?这样想来,就这点能耐,漠寒他还有什么价值啊(…)当然最最关键的是,他们上次分开是因为漠寒‘奋不顾身’,还使得谢紫衣很是不对的琢磨了许久许久,导致心情复杂,多少天都感觉怪异,于是这次嫌弃马车太慢,孤身先赶到塞外来。结果这下一看,哼,很好么,漠寒这丫的命其实也不怎么值钱,为了鬼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前朝余孽,为了半点好处都没有的啥复国之谋,也很‘奋不顾身’险些就义,很好很好!(一时不爽怒气值暴表…)

感觉敏锐的漠寒缩了下脖子,有些不解,不过还是认真思考了下,于是囧了:

“这可不妙,梁先生只有一匹马,我们两人如何能走?”

然后漠寒一摸脑门,非常识相的说:

“呃,出家人是不骑马的,梁先生你请,我用轻功。”

“……”

咦,沙漠的夜晚虽然凉得快,甚至半夜里寒冷异常,但从没有太阳刚下山不久就要结冰的感觉啊!

漠寒简直要去拽满头黑线,果然不说不错,越说越错,古人诚不欺我。他可从来没觉得自己不会讲话,但顾忌着自个的小心思,在谢紫衣面前向来是特别小心的,就怕惹出什么误会,又或者被不屑一顾,这种纠结到死的心情让他想接近吧,觉得为之过急肯定不妥,于是再心猿意马也忍着。

何况他并不是没有自问过,到底是一时沉迷,还是心性笃定,想着来日方长就没多考虑,总觉得不到200级梁先生大约也不会正眼瞧他,所以根本就没想过这些个事啊,难道以后为了不说错话,还要临睡前躺床上仔细琢磨打腹稿吗?就跟一个同是打工的学生说过来面试前咬对着镜子练无数次?

囧极!

“其实,我是不会骑…”

看吧,这句话一出,四周低温就有明显上升趋势。

“…而且我现在又看不见。”漠寒开始拼命想理由,“梁先生能瞧中的,不是神骏都不可能,我是说,这马也不是我的,不把我掀下来就是好的了。”

很好,理由充分,论据明确,还没等漠寒开始得意——

谢紫衣淡淡的添了一句:

“九州并没有规定,马不能共骑。”

“……!!”

他幻听了幻听了吧一定是!

手掌一紧,已经被拉过去,跌跌撞撞跟出去十几步,然后手被按到了马鞍上。

皮革外裹锦缎的材质细软,还留着日光的余热的暖意,漠寒另外一只手下意识的扶到了马背上,毛发柔软上面有一层层密密的汗珠,那马似乎在喝水,猛地被这一碰,有些不满的打了个响鼻,向前迈了一步,漠寒差点跟着往前一步跌进湖里。

“你不会骑马,总不至于连爬也爬不上去?”

谢紫衣的话当然没别的意思,不过却不知道触动了漠寒哪处死穴,立刻脱口而出:

“怎么可能,我113级了,当然不会连马背都上不去。”

轻功好怕啥呀,就算没落稳还怕一头摔倒在地上吗?

漠寒又伸手摸了一遍,心中囧着想,就听说过盲人摸象,轮到自己却是摸马的,但不确定不行啊,早知道有今日,当初岩郭城外不管是不是会有追兵,怎么着也要把骑术学好了。曾经有现成的良驹放在眼前不曾珍惜,没有带走啊~~

好了,稳当的一腾身,正好跃在马背上。

但手里空荡荡的,下意识的要去抓缰绳吧,偏偏前后不着地,也没蹬对马镫,很是不稳,顿时一头往前伏倒。

漠寒动作惹得那马十分不满,撅蹄子刨地,差点人立而起。

我勒个去,还是赶紧下来吧,马祖宗你是大爷——

漠寒还没来得及窜起,背后已经一暖,一只手越过他肩膀一拉马缰绳,然后就是逐渐呼啸的风声,刮到脸上的风,夹杂着沙粒,就是睁着眼睛也忍不住要眯起,那风也烈,吹得满头满脸都特别不自在,更不自在的是身后,这比上次躲雨时山崖下的凹穴里更近,整个后背都贴上去了,手臂也互相挨着,隔着几层衣服,那效果还是很明显,漠寒简直要仰天长叹。

这不对!很不对啊!!

长眼睛就没见过有两个男人骑一匹马的!!(喂,九州能骑得起马的玩家有多少咩)

而且这是什么位置?!

只有影视剧里的女主角才是这个位置的好吧,漠寒暴躁了,他还不能说,这万一谢紫衣不耐烦直接将他扔下去,再说这种事情不是验证过无数次了吗?每次都是他往奇怪的方向脑补,指不定谢紫衣根本就没想到这些乱七八糟!

但,还是各种纠结抓狂有木有。

他看不见,就是看见了没回头也不知道谢紫唇边带着浅淡的戏谑笑意。

尤其是漠寒纠结完了,还下意识的挺直了脖子,颇有种“我是挡风的”那感觉,也不想想风要是完全吹不到谢紫衣脸上,估计谢紫衣也看不见前面路了。

夜色逐渐深沉,风也越来越大,荒漠的地面白天会被晒得滚烫,直接走在上面是一种煎熬,有马确实好一点,如果要进入大沙漠,那么马也吃不消,因为马蹄钉的马掌是铁的,它也会觉得很热,所以到了晚上马跑起来,就格外欢快。

风里也不再是干燥刺痛的沙砾,是青草的浓郁气息。

他们终于出了荒漠了。

塞外有丰美草原的地方,就有部落、马场与人烟。

当然,也有狼群。

耳边是一声比一声急促的饿狼对月啸声,颇有种四面八方全部都是的感觉,漠寒开始摸索他的剑,谢紫衣在他身后淡淡道:

“别操心,它们不敢轻举妄动。”

狼群遥遥跟着他们,半人来高的草丛里时不时掠过一条如电般的灰色影子。

狼的耐心非常好,也很聪明,甚至会故意将猎物驱赶进它们的包围圈,而且敢于向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商队发起攻击,并不畏惧长箭与武器,往往会锲而不舍的追着路过它们领地的人整整一天一夜,直到猎物筋疲力尽为止。

不过这情形却是颇为古怪。

离服解毒药已经两个多时辰过去了,漠寒模糊的能看见天上所挂的那轮圆月,苍穹如盖,还有无数星光,那地上的草与灰色的狼群却不好辨别。

“听说草原上的狼群动辄成千上百,呃,很多玩家都倒霉过…”

漠寒越想越觉得不对:

“如果它们不敢,应该不会白花力气追上来。”

除非它们怕谢紫衣,指望谢紫衣丢下自己,然后——

囧,好像两个人确实使马急奔的速度减慢,大约只有上好的良驹才能跑得过狼群,差一点的别说速度了,没给吓得软蹄子就不错。

“是我们撞入了它们的包围圈”

“咦?啊!”

漠寒一点就悟,他也不必说什么了,远远的已听到夜风里传来尖叫与喝骂。

待离得近了,谢紫衣已经看见是一队贩运皮毛的商人,虽然请有护卫,也点了许多火把,用大车结成一个圆圈,将人护在里面,但在夜色下深草里不时窜出一道道灰色影子,呲牙就扑过去咬。时不时淋漓而出的鲜血更是刺激了狼群咆哮声不断。

有一个大汉挥舞着砍刀时正好被忽然窜起的一只狼一口咬中,当即迟缓了一秒,立刻有十几只狼纷纷扑过去撕咬,不止是NPC懂得用九州的规则来擦边球,狼群也会,除了攻击之外,都是咬得非要害,那人惨叫了一分钟还没死,等白光亮起的时候,狼群已经又扑倒了一个人。

漠寒听得头皮发麻。

快马奔驰的声音惊动的不止是狼群,还有那里被困的人,一时嘶哑呼救声不绝。

“梁先生?”

“他们与尔无关。”

“呃,这不是名门正派么,再说…我似乎能看得见了。”

“…我开始想念狄掌令。”

“喂,你想他干什么?”

“至少他会跟你说,要等他算一卦。”

“……”算完了马也跑过去了对吧。

漠寒换了个说法:“这狼有多少级。”

“不清楚,大约35到38吧。”

“舒朝三万大军也都是35到40的样子,这里总不会有三万狼群吧。我也不是看到人就想救的,只不过梁先生你不觉得这声音听得人悚然得晚上都睡不好觉吗?”

“是吗,我只会在想到你跟你师父的时候睡不着。”

“……”

有些实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啊喂。

那马也凶悍,完全不顾狼群威胁似的咆哮,甚至扬起一蹄子,踩中了一只狼的后腿,那长声惨嚎盖过了周围的一切声响,马冲到了商队的大车前,停歇的时候甚至踢飞了一只惊得愣住的狼。

漠寒从马背上跳下来,长剑刚握在手中,却听一声悠长的嗥叫。

他眯了眼仔细分辨,还是很模糊,不过那远处月下的那只巨大白狼太显眼了。

它仰着脖子长啸完,扭头朝这边看了一眼,就跃下那块石头,消失在茫茫草原上。

瞬间无数灰狼都像潮水般退去,除了惊恐未定的人群,一切都恢复了寂静。

“道长?道长救我!”

漠寒刚松一口气,忽然一个人扑过来抱住了他胳膊,语带惊恐,这声音怎么听来这么耳熟呢?漠寒低头一看,尽管又是泥巴又是鲜血的,这么近,眼睛不好也能看得清楚。

潞王?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道长救命啊,孤就知晓道长一心为前朝大业,一定能赶来相救的——”

喂,这是碰巧啊,他又不是九州系统,还有地图显示潞王所在地的。

“华凌道长,看来你这是他乡遇故知?”

糟糕,忘记梁先生也在。

喜欢就是不想死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就是不想死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论小白如何飞升上仙灵化游戏进行时季神今天遭天谴了吗李花怒放一树白花心错文坛大神是网红今天你欧了吗飘洋过海中国船玩转电竞:大神萌妻带回家赛尔号之光暗彼方王者荣耀英雄那些事网游:叫我女神给我一碗小米粥快穿之女配花样逆袭(网游)苏娘娘万福金安玩个桃花醉梦人陆神女友是陪玩(网游)被BOSS锁定仇恨值该怎么破操作太骚会闪腰网游之恃宠而骄鬼服兵团偏宠反派的主神回来了我的重生法神总有辣鸡想带我飞包养枪神就是不想死
完本推荐: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逆水行周全文阅读宰执天下全文阅读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全文阅读攻略极品全文阅读少年股神全文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全文阅读回到三十年前全文阅读冷王盛宠魔眼毒妃全文阅读爱不宜迟全文阅读满级导演全文阅读末日最强召唤全文阅读偷香高手全文阅读我家后门通洪荒全文阅读花城行全文阅读琥珀之剑全文阅读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全文阅读荣耀王者全文阅读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九尾狐仙全文阅读丧尸皇重生:拐个人类生包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末日重启穿书:女配她不想干了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入赘龙王黑莲花女配重生了万道龙皇捡到一个星球不败战神我在九零捡垃圾剑骨帝霸男人三十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万界毒尊靳少,你家夫人超狂的我在豪门当夫人仙韵传九星毒奶透视神医在都市界主的悠闲种田生活绝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宠妃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冥王殿大唐孽子终极豪婿修仙太快怎么办晓组织的吉祥物重燃纯真年代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长生之神豪奶爸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