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就是不想死 >> 擦边球是个学问

擦边球是个学问

天时不如地利, 地利不如人和, 这道理是千古不变的名言, 不过这句话意思也可以倒过来, 即使万众一心,突然出现个天灾人祸, 那也是措手不及的。你想想百无聊赖混日子, 九州系统可不会给你安生平静的生活。

现在不但玩家, 连NPC都全知道了, 九州系统由智脑控制(虽然他们都不懂那到底是啥, 不过很厉害就是了,至少玩家们没一个能造出个一模一样的来),将按照九州初始设定的数据,与游戏设计师给的主线剧情来酌情安排九州的进程,当然这么说很多NPC还是不太懂,但如果讲白了,除非外面的世界毁灭,九州系统跟着突然毁灭,否则的话, 谁也没办法强行干涉九州里大大小小的一切事情。

哪怕是安排主线剧情的游戏设计师自己。

——凡事总会出个岔子,九州系统只要确定事情的大方向发展趋向是无误的,旁的事情, 他根本就不会去管。

五月初一。

因发紫帖邀端午之会而准备出门的谢紫衣忽然就听到了那一句莫名其妙的系统提示:

“杀死酆都教芩教主的夫婿。”

于是他故意派侍女遣拒了芩教主, 避免之前与她见面。并加发了一张帖子给江湖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叠恨楼。却不是邀约的紫帖, 而是很明显的写了一句话, 生意上门,任凭开价,不知总管是做还是不做。

嗯,叠恨楼里主事的姓冯,叫啥名搞不清楚,自称是叠恨楼的总管,至于这个杀手组织的其他人么,统统没有名气,也不知道武功路数,杀手是不能出名的,总得被人摸不透猜不着才安全,所以连叠恨楼的楼主叫啥名字,江湖上也没人知道。

酆都教芩教主比武招亲的事,估计九州武林中没一个是不知道的,她的夫婿会是哪一个,事先还真不好说,不过这是主线剧情毋庸置疑,猜测一,其实九州系统早定下了芩教主的夫婿就是那个人,但福兮祸之所伏就是一定要那人死在这回,至于二嘛,可能要死的不是哪一个人,而是“芩教主夫婿被人所杀”这个事实,那这就看哪个特别倒霉了,争来抢去把自家小命给断送掉。

谢紫衣是不可能被主线剧情牵着鼻子走的,不得不做没错,可是怎么做,这中间大有文章可为。

他索性就不自己动手,去叠恨楼找杀手,不也是完成任务?

当然叠恨楼的冯总管,上次腊八节那天跟芩教主难兄难弟一起接到帖子的那位,就有点目瞪口呆,这笔生意当然是要接的,开玩笑,也不敢不接啊。不过谢紫衣指名了要去叠恨楼做的生意是杀死芩教主的未来夫婿——喂喂,比武招亲还没开始,根本就不知道最后赢的那个人是谁吧?

难道是喜欢芩教主?喜欢自己上擂台啊,谁还能打得过他?

噢,不,有可能是系统限制,比如不能娶亲,又比如自恃身份,不屑于那些江湖年轻一辈争这个名头,冯总管一想谢紫衣那个排场,觉得肯定就是这个理了绝对没错。

在酆都教总舵杀人,这难度说低不低,说高不高,不是完成不了,主要得不惹人怀疑,叠恨楼虽然也算很有名号的,可惜见不得光,得罪酆都教,惹来报复还是挺得不偿失的,料想也不会有啥高等级的NPC却争抢这个,某某派掌门或者某某帮主,年纪都不小了,就算心里肖想,碍于面子也不可能上擂台。冯总管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事关谢紫衣,不可不谨慎,就用秘密渠道上报了楼主。

结果叠恨楼的楼主传密信过来,只有一句话,说已经派人去联络了,这件事情,就不用冯总管再过问。且不说那位总管甩掉烫手山芋喜上眉梢,转过头来琢磨芩教主与谢紫衣的八卦,唉,只能自己自娱自乐啊,不能爆給江湖小报什么的,这就是干杀手这行的悲催。

于是事情就成了漠寒看到的这一幕。

“你是说,你去找杀手,那边回复的暗号说,只要有人肯在酆都教鸣翠馆里花八百两黄金买下头牌,当天夜里就能为你去杀那个…”漠寒说着很是汗颜,太对不起最后那个上擂台来的一笔春秋肖远岚了,“那要是我不小心赢到最后呢?”

话一出口,漠寒就后悔了,果然谢紫衣冷冷瞧过来:

“道长是武当高徒,如何能娶芩教主,自然是做不得数的。不过——若你对那位教主一心一意,想再去争取一下,我也不介意让你掉一级。”

漠寒连连干咳。

谢紫衣收回目光,又若有所思。

“那梁先生也不知道,会是…灵华公子?”

“起先自然是不晓,不过一来这房间里听琴,便看出来了。”

“咦?”

谢紫衣站起来,从地上捡起外袍,也不怎么嫌弃酒渍,直接就披在身上,从这点上漠寒立刻就知道,谢紫衣这次出来绝对是独身一人,不然有条件的情况下,他不至于不换衣服,还能不暗暗高兴,这种窃喜刚冒出来,还没怎么估量下一步,就听谢紫衣解释道:

“大凡琴艺高绝者,与武林高手同样,手上功夫不能差。”

弦乐要能拨动得空灵自如,举重若轻,手腕要高悬,手指要有力,不然这效果就差了一个层次。谢紫衣一见灵华公子弹琴的动作,就已经确定对方是个级数不低的高手。定定看了许久,甚至看出对方是练偏门武功精于细小暗器或者短兵刃。

不过说来也奇怪,叠恨楼怎么舍得就这么轻易暴露自己的人。还是身份掩饰得这么完美的杀手——除非叠恨楼的楼主,也在转着什么阴谋诡计。

不过,小小卒子,安能掀得起风浪?

“我说梁先生刚才怎么就盯着他手看…”

漠寒话说了一半,发现谢紫衣眼神古怪,不觉赶紧把自己的话想了一遍,没有任何问题啊,谢紫衣所言的事情也很顺利,故意让芩教主看到灵华公子不在房内,就是怀疑,也怀疑不到他们两个人的头上来,还平白赚了两百两黄金,等等?

“那个灵华公子的身价…不不,我不是问他那个身价,我是问你请他去杀人,要花多少钱,难道就是那八百两黄金?也太贵了,还有这钱根本到不了他手里吧!”

古大师小说里怎么说的来着,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就是皮肉生意与杀手,都是无本买卖,咳咳。身价什么的其实也是对的= =

“当然是——”谢紫衣说着,忽然一顿。

“货钱两清。”

突兀响起的声音吓了漠寒一跳,扭头一看。

灵华公子不知何时回来了,正揭下脸上的面巾,直接拿起之前脱放在一边的外袍,只片刻,就回复了之前的模样,完全不像是刚刚做了什么事,既不慌张也不带杀气,神情居然很淡然从容,对谢紫衣说:

“他死了。”

“那么灵华公子,不,贵楼主想要多少?”

“我家楼主说了,不需阁下半文铜板,只求有朝一日,施以援手。”灵华公子微微躬身,如果不仔细看他阴柔漂亮的长相,气度还是很雍华的,所以芩教主看上他并不是没有道理。

谢紫衣闻言一怔,继而晒然:

“他倒是打的好算盘。”

说着负手而起,颇有要离开的模样:

“也罢,既然人情都欠下了,自是不可不还的。”

说着就掀帘而出,漠寒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留下多问了句,“那个肖远岚真的死了?呃,我是问他是哪一种死法…不,是能不能刷新?”

灵华公子好像很意外漠寒这一问,为此多看了他一眼,却没吭声。

漠寒讨了个没趣,也不在意,犹豫了一下,还是多添了句:

“刚才芩教主来了,没见着你。”

说完就出了房门,跟着去追梁先生了。

灵华公子皱眉,走到外间,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房门,外面有鸣翠馆的女子看到他,惊喜异常,一迭声喊着赶紧通知教主,灵华公子找到了,还有掩着帕子惊慌上前哭诉的,说是酆都教刚才来人,不由分说就闯到了老鸨殷嬷嬷的房里,也不晓得在搜什么,馆里的女子与少年没一个人敢拦,这会还听得见嬷嬷的拼死哭喊呢?

千里之外的岭南小镇上,一间不太起眼,但种满了荔枝树的院落里,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好久,才确定自己是在家里的一笔春秋肖远岚,看着自己掉成146的等级,又是心痛,又是后怕。

至今回忆起那个灰衣蒙面人冷冰冰的话,他都心有余悸。

“天意让你死,就看你怎么死了。”

这还用得着选么,九州系统让他死他岂能不死,如果不识趣强要反抗,别说他打不过那个灰衣人,就是打得过,后面呢?于是肖远岚很识时务的给了自己一下。

不过,总算从那倒霉可怕的境遇里脱离出来了。

他本来也不想娶芩教主,这不是很好吗——好什么呀,平白无故掉一级!

他并不知道,游戏设计师本来的剧情是,让九州终极BOSS来杀他(…),但谢紫衣不肯按照剧本来,找了杀手来砍他,而叠恨楼主也想明哲保身留有退路,灵华公子就暗示了下他这个倒霉蛋,让他自己死。这样杀死芩教主未婚夫婿的事成功引起轩然大波,九州系统判断,后续趋向与目的都已经达到了,根本就没管这个过程到底是怎么个猫腻法,因为那个要死的人到底是谁,是不能刷新的死,还是还能喘气,根本没差。

李总监跳不跳脚,咆哮什么某某跟某某要是没有隙怨就会影响最后剧情什么的,控制九州系统的智能终端一概无视掉,对它来说,只要初始设定的程序与命令不紊乱不冲突,就是正确的。由于很多端口连接在网络上,方便玩家登陆游戏,相对应它的智能系统与这个时代毫不脱节,不但懂得很多,而且对李总监很不以为然。

九州么,它说了算,你是哪一根葱?

千里之外发生的事情,酆都教总舵自然不会知道,他们都在为光天化日之下,教主的未婚夫婿竟然被杀(他们都以为是彻底消失的那种)愤愤不平,虽然是江湖儿女,不过芩教主毕竟是女子,古代的姑娘要是未婚,夫家就死了这是很不吉利以及会背上克夫名声的。

闯江湖虽说明天就死也正常,不过名声还是被看重的。

几乎说得上字号的教中人物都暴怒,只有芩坠玉漫不经心:

“这个凶手,是一定要追的,未免太不把我酆都教放在眼里,传扬出去,本来就落的面子更是要被武林同道耻笑了,不过,你们先给我凑两百两黄金出来。”

“教主?这是要做什么?”

“噢,本教主要给灵华公子赎身。”

“……!!”

那位肖大侠,你死得也太冤了。

“等等,属下怎么听说有人已经用八百两黄金在鸣翠馆买下那个小倌了?”说话的是主掌刑堂的堂主,外号“断魂阎罗”,他的心腹手下就是秦独岸他师父。

“我加了两百两黄金准备再买过来。”芩坠玉刚要催促手下赶紧给她凑钱,突然外面一叠声来报:

“教主!兄弟们有发现!!”

“哦,是何方贼子?”

“回教主,不是那个凶手。”进来禀告的酆都教帮众脸色通红,似乎是跑的,又像是气的,“是兄弟们搜查凶手翻客栈的时候,发现蜀中唐门的六公子随身携带在看的一本书,居然是本教的暗冥幽罗神功!”

“什么?!”

芩坠玉猛然站起:

“你看清楚了?”

“是左护法亲自带人去搜查的,别说左护法了,教中哪个兄弟没学过神功最初浅的入门,有认识字的,看一行也知道了。而且左护法还要属下回禀教主,就他看到一眼,连第七层功法都有记载。”

“岂有此理,本教主倒要一看究竟!”

酆都教乱成一团,到处都是人,但是监管再严,不许人离去以免放走凶手的布置,也不可能拦得住谢紫衣。此时正是晚霞满天,云彩都是特异的血红色。

“梁先生,我们就这么走?”

漠寒回头看一眼远处闹哄哄的一团。嗯,秦独岸跟…擦,他想起来之前忘记啥了=皿=不过那两个丢下来反正是没关系的,但是最关键的是!

“芩教主还没送那千两黄金来呢!”

谢紫衣连头也不回,悠哉走在山路上,一边说:

“我忽然觉得,灵华公子这张卖身契或许更值钱。”

“唉?”

“再者,芩坠玉只怕已经焦头烂额,自顾不暇了,哪里还能有闲心及时送金子过来。”谢紫衣没说出口的另外一句话就是,如果芩教主真心念着,不管天涯海角,追着求着也要把千两黄金送来,好换走那一张卖身契。因为——哈,想来灵华公子也不会继续待在鸣翠馆了,他身份都已经暴露了,到时候找不到人的芩坠玉还能怎么样?

“说的也是,既然系统一定要芩教主未婚夫婿死,自然是为了引出后面的事情。”漠寒点头,很是认真思索,“哎呀,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梁先生,你要回武当山去吗?”

“当然。”

“那我跟梁先生一起回去好了!”

漠小寒你那个别有深意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

谢紫衣静默半晌,才忽然回头问道:

“我似乎听说,武当山闹鬼了?”

喜欢就是不想死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就是不想死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混成大神反被调戏包养枪神网红的娱乐生活保护我方心上人我的重生法神季神今天遭天谴了吗文坛大神是网红大神你马甲又掉了别过来网游:叫我女神飘洋过海中国船今天你欧了吗鬼服兵团论小白如何飞升上仙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赛尔号之光暗彼方给我一碗小米粥第一密宗有一种妖怪叫人妖操作太骚会闪腰毒行大陆我可能拿了假系统李花怒放一树白(网游)被BOSS锁定仇恨值该怎么破网游情缘:毒医无二第一法师
完本推荐: 泰坦与龙之王全文阅读[机甲]优等生全文阅读娱乐宗师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武魂重生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图灵密码全文阅读天唐全文阅读绝对契合全文阅读海贼之寻宝巴基全文阅读盛唐血刃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我想当巨星全文阅读穿越七零好时光全文阅读琥珀之剑全文阅读汉祚高门全文阅读娇气包快穿回来了全文阅读神农小医仙全文阅读我有霸总光环[穿书]全文阅读再遇前夫,乱终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奉打更人道家祖师大宋有种牧龙师全球圣人时代我在古代搞设计本王是杀手无限武道传开局签到修真套路王白月光分手日常仙园农庄民国小商人从棋魂开始的无限穿越八年才出道弃婿归来都市之至尊狂婿我在明末有套房一世独尊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皇家级宠爱我女扮男装那些年无限王座论咒术与死神的相容性这个大佬有点苟这个诅咒太棒了奶爸至尊之君临天下和亲公主回来了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超凡贵族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