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就是不想死 >> 找上门

天色还早——其实早不早都没区别, 只不过这也不是用膳的点, 绝尘宫一直以来的静谧就被撞破了, 谢紫衣半坐起来撩开床边的垂帐, 不悦道:

“何等事情,让你们这样惊慌失措?”

那些蔷衣侍女才由然一惊, 觉得太过冒失, 又不敢不说, 斟酌了一下词, 觉得这话还真不好开口, 再说如果主人自己不介意,她们跟着急什么呀,对了这本来也跟主人没啥关系,为什么她们看到后,本能的就觉得有点气愤呢,华凌道长是湛罗真人的徒弟,又不是主人的。

“…最新传来的,那个消息…”

一个侍女说着,悄悄的用手肘碰旁边拿着江湖小报的那个侍女, 其他侍女也跟着在后面不着痕迹的推她,于是那个侍女没办法,一咬牙, 干脆直接说:

“婢子们觉得, 要赶紧拿来给主人看, 于是就来了, 惊扰主人,望请恕罪。”

谢紫衣半信半疑的瞧了她们一眼,然后披了件外袍,漫不经心道:

“呈来!”

那侍女头低得只能看见盘桓髻上的攒珠金钗了,甚至都不能控制好动作,珠玉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刺耳,托着那叠纸的手还有些抖,谢紫衣怎么能不起疑?

看了外面屏息躬身,连大气都不敢喘的侍女们一眼,谢紫衣接过来,首先就被最大的标题惊到了,木然片刻后,居然第一反应是华山武林大会上果然该杀掉几个人的,不对,就不应该出来的,应该除了漠寒外,所有见到自己的玩家见一次死一次,这种符合系统逻辑的东西才有效!

他跟湛罗真人的秘密,要不是被武林同道怀疑揭露的,反而是被这些玩家傻乎乎乱侃才发现的,那就真怄得没话说了。

这都写的什么跟什么?

看得谢紫衣拧眉,脸色变来变去,那个侍女更是吓得伏在地上好降低存在感。

第二条,嗤之以鼻,都是低趣味的俗人,这都什么名字,漠寒被人喊这样的外号,也亏他还能若无其事的在江湖上混下去,不过反正是兄长的徒弟,估计漠寒就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着女装也不奇怪,武当派出来的就是要有这样彪悍的神经才行。看湛罗真人就住了几天的绝尘宫,愣是把他的侍女都吓得一听到湛罗真人的名字就花容失色神情惨淡。

如果不是懒得跟湛罗真人多说什么,谢紫衣真的要问他,你到底做什么了?话到嘴边,想起武当派那德性,又无语的咽下去了,他觉得他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说到漠寒,谢紫衣就不由自主想起上次华山。

于是茫茫人世之中,就有这么巧的事情——偏偏漠寒是一个不但能练好两仪剑法,也对合招甚有天赋的人,或者这不能叫天赋,他跟湛罗真人能用两仪剑法,游戏设计师的说法是数据设定,当然九州系统的解释是双生兄弟,剑法练得好才叫天赋,但能跟武功相差很大的人合用这套剑法,也许,这叫做默契?

就是这么奇妙的一件事,有人能一遍遍越来越准确猜对你的下一招。

仔细想来,这应该是威胁才对,为何却没动杀机,反而甚为欣喜?

是了,还是原先的想法在作祟:一定要有一个能用两仪剑法且可合招的人,这样无论九州的主线剧情最后的结局,是他死,还是湛罗真人死,这世上仍有一个能用这套剑法的人,这样,死去的那个人不会为之牵挂,活着的人也不会有危险——系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设定,一定有需要这套剑法才能解除的危机或者窘境,但它什么时候会来,却是完全说不准的。

虽然依漠寒的等级,剑法要配合完美仍然是很遥远的一件事…

谢紫衣怔怔出神,那些侍女有些挨不住,你看我我看你。半晌才有一个人怯怯出声:

“主人,晚膳要用么?”

“传吧。”

谢紫衣漫不经心的将江湖小报往檀木几上一放,伸手示意侍女取来衣服,一时侍女们忙碌着端来银盆与手巾,漱口香茗的,还有小心翼翼来挽发束冠的,所有人都很有眼色的谨慎着,完全没想到,她们家主人还根本没看到最后,最关键的那行。

谢紫衣还在想漠寒。

那的确是很巧合的一件事,偏偏就是最早认识自己的那个人,最初让漠寒来武当派,不过是一个消遣,又或者他谢紫衣恩怨分明,一饭之恩虽然不算什么,不过以一个武当派,也足够回报他了。谢紫衣那时根本没想到湛罗真人会直接将他收为徒弟,最有趣的是,自己正好到了南岩观,武当派的武功谢紫衣还会什么,只有两仪剑法。

大约湛罗真人开始也没想到要教漠寒两仪剑法。

不,或者说两仪剑法就是武当再普通不过的剑法,如果不是这个巧合,根本不会故意督促漠寒反复往死里练这这套剑法。不过说到底,他们兄弟两人总归是想到一块去了,上京城的时候,还琢磨着在没有找到比漠寒更好的那个人之前,是要死死盯着他的,一个希望,总不能轻易放任它滑走。

“主人,主人你不要生气。”

半晌没动的谢紫衣,听见侍女这么小声的劝慰,皱眉,被打断思绪有些不悦,但他这个神情更是刺激了他的侍女似的,原来只是一个人说,现在好几个人都来劝他。

“主人,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啊,我觉得狄掌令比华凌道长好。”

“主人你别听她的,狄掌令才叫可怕。”

“什么呀,我只是说,没了华凌道长,主人的消遣多了,他一个小小玩家,有啥可稀罕的。”

“对啊,华凌道长除了是个好人之外,什么也不是。”

最后,一起怯生生的看着谢紫衣,齐声道:

“其实江湖传言,不一定是真的。”

谢紫衣眉越皱越紧:“你们在说什么?”

侍女们全部一怔,垂头噤若寒蝉。

“尔等今日怎么这般古怪?”

“……”

“算了。”谢紫衣也没仔细想,直接就出了房门,直到吃了晚饭,想完了心思,实在没什么事可以做,于是在快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某人回房挥退侍女,拆散了头发解了外衣,忽然看到几上那叠江湖小报,想着反正无聊,哪怕再荒诞的东西,打发时间也是好的。

结果,下一秒。

“咳咳咳——”谢紫衣被自己呛到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手里的那行字,连呼吸都停顿了,不要问他在想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脑子里一片混乱,气息不定脸色发青,直接下意识就吼了一声:

“来人!”

不一会,门外立刻传来侍女小心翼翼的问:

“主人?”

谢紫衣又把下面那段细细读了,越看越没来由的一阵恼怒,手都有些微微发抖,门外侍女又怯怯唤了一声,谢紫衣忽然不知道问什么好,“尔等都看过了”“你们昨日这么反常就是为了这个”“还江湖传言不可信”…好吧,江湖传言。

定下神来,觉得这实在也不太可能,湛罗真人毕竟是那样脾气的人,估计他对于情情爱爱,不屑一顾,更喜欢玩弄人甚至一个国家在指掌的感觉,漠寒有什么能让他看得上的?除了两仪剑法练得不错,为人还可以…等等,他为什么要想漠寒的优点?

漠寒,与他并无关碍。

只是…

只是他跟谁一起都无所谓,却不能是湛罗真人…这当然不是师徒名分,那是他武当派的家事,与他谢紫衣何关?只不过两仪剑法…是了,两仪剑法漠寒不止是能与他合招的。

这种不是滋味的心绪就算找到了理由,谢紫衣仍是沉吟良久,才对外面等得战栗失措不知道怎么办的侍女道:

“传令下去,这些消息,必须第一时间到我手上。”

“喏!”那侍女如蒙大赦正要退下,忽然又听谢紫衣道:

“现在,立刻,去追寻有关的传闻从何而来?”

于是几天后。

热气氤散,白玉雕砌的池壁随着涌动的水波沾上了几片雪白的栀子花瓣,金猊小炉放在屋角的架子上,落冉香如浮华甘露般浓郁的味道在水气里反而不甚分明,浴池里都是蒸腾朦胧的水雾,有两个侍女跪在池边,持了犀角梳一遍遍为谢紫衣梳洗湿漉漉的长发。

旁边则是捧着盛着香露的瓷瓶以及干净缎巾的几个侍女,她们全都穿着浅红色的单罗衣,不是繁复华美的宽袍广袖,手腕上的镯子与衣上的配饰也全摘了,赤足,袖子也挽得高高的,露出白皙的手臂。

漆黑乌丽的长发在水波里微微漾开,飘浮交缠着像是光亮可鉴的上好绸缎。

谢紫衣纵然背对着这边,门口隔着鲛绡垂帐多了一道躬身行礼的身影时,仍然觉察到了,他从池水里抬起手臂,语气里听不出喜怒,好像只是冷淡的问:

“有消息了?”

“是,主人…”

“那么今天接到的那份江湖小报,又说什么了?”

几个贴身侍女都没来由的心里一跳,还好手都没抖,这时站着不动的就走运了,在为谢紫衣洗发的两个侍女只能屏息,小心放慢动作。

外面那个侍女抖得更厉害,原谅这种东西又没封口,一眼就瞥上去了,她本来也好奇,就更没忍住,结果看了之后她就后悔不迭,至少现在不会吓成这样。懵懂着念一遍,或者理直气壮的说婢子没来得及看,多好。

“嗯?”

“是…是华凌道长与一个少林的和尚,还有一个酆都教的副舵主…呃,这是酆都教传出来的消息,江湖小报上写了芩教主听说后,就说…”

“说什么?”

“…说不管什么情况,也不管啥名门正派,酆都教所属的人,居然被少林和尚抢走什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要那个副舵主把华凌道长抢回来…”

“啪!”

水波撼动,抛飞出的水花洒了最近的两个侍女一头一脸,但她们停下动作,不敢出声。

谢紫衣拍了水面一掌后,顿了顿,半晌没动静,再开口时声音已平静如昔:

“那个少林和尚是谁?”

“…就是上次江湖小报写的那个什么萌萌大湿,呃,对了主人,好像就是上次狄掌令一起抓过来的,眼神特别不正经的那个胖和尚。”

谢紫衣也想到了,不觉皱眉:

“那个酆都教的副舵主又是谁?”

“这…上面没说。”

“五月初五之前,给酆都教芩坠玉发紫帖。”

“…喏。”这好像是芩教主第二次接了吧,希望这次她也那么好运气。

就在外面那侍女退下,好半晌都谢紫衣都没再说话,侍女们再次小心的忙碌起来,只有柔和的水声与落冉香燃尽的残余,就在气氛稍微有所缓和的时候,帷帐外忽然传来脚步声与侍女慌乱的叫喊:

“狄掌令,不可,主人眼下不太方便见您。”

“狄掌令,你这样一间间闯进来找,婢子们如何交代?”

谢紫衣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已经听见了外面狄焚雪的声音:

“狄某才不等,像上次那样,等紫衣来见我,都一个多时辰过去了,我自己去找他,怎么了,他是要多大架子,我今天的卦是诸行不利,我还磨叽啥我要赶紧把麻烦送到我就走了——”

“不,狄掌令真不行,不是婢子难为您,是主人他,他…”

“他怎么了,没起床,还是跟哪个美人在说笑?”

“咳咳!”怎么还有漠寒的声音?

然后就是交手过招的混乱,明显几个侍女一起动手,也不可能拦得住狄焚雪,于是门口垂帐一掀,狄焚雪脚下一滑,还好轻功好,才没被地上的水害得摔一跤。

狄焚雪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情形,然后以手扶额扭过头去:

“我为什么就没信卦象呢,诸行不宜啊!”

说着转身就将呆滞在门口的漠寒往后拖,这时跟着进来的侍女惶恐无比的请罪:

“主人,婢子们无能,狄掌令他带着华凌道长…还,还抱着一个孩子找上门了…”

——喂,你们真的不是被江湖小报害得变成标题党了么?

喜欢就是不想死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就是不想死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李花怒放一树白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麻烦请叫我上仙毒行大陆网游之恃宠而骄双修牧师鬼服兵团包养枪神白骨精三打孙悟空星卡大师(重生)有一种妖怪叫人妖网游之恩宠[全息]比克斯魔方灵化游戏进行时你微笑时很美重生荣耀:国服最强是女生总有辣鸡想带我飞从零开始的王者异世界网游:叫我女神别过来第一法师网游之技术流猎人我可能拿了假系统玩转电竞:大神萌妻带回家王者荣耀英雄那些事(网游)被BOSS锁定仇恨值该怎么破
完本推荐: 我让七个沙雕痛哭流涕的那些年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重生为王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少年股神全文阅读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爱上漂亮女总裁全文阅读一剑飞仙全文阅读仙路云霄全文阅读都市之不死天尊全文阅读征战诸天世界全文阅读我是幕后大佬全文阅读武魂重生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韩娱之梦全文阅读游戏之狩魔猎人全文阅读你的声音,我的世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网游洪荒之开局抢夺混沌青莲嫁偶天成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农门团宠小娇娘别叫我歌神仙朝论灵脉的养气功夫影帝偏要住我家绝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宠妃不当大哥好多年[快穿]无限先知超凡贵族沙暖睡鸳鸯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侯门嫡女如珠似玉士兵突击成最强诸天神国时代革清洪荒:我,昊天,不封神了!诸天最强猎魔人道家祖师大国风华民国小商人论咒术与死神的相容性重生年代福妻满满篮坛神话:超级后卫他与路诸天之角色扮演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