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就是不想死 >> 无妄之灾

清晨,日光透过薄薄的雾气给青灰色的石板路晕上一层黯淡的浅金色,街头巷尾传来货郎的叫卖声,石磨沉重转动的声音里混着沙沙流下的麦粒,馍馍铺前浓厚的白雾从蒸笼里冒出来,围了不少玩家扯着嗓门在喊,这跟一般游戏点上NPC就出现界面购买的模式不同,真的要举着铜钱挤到近前跟老板高声喊的。

漠寒一头是汗,在生命值降到1前终于买到了5个馍馍。

用桑皮纸裹着的热腾腾馍馍,说不上会有多好吃,但揣在怀里感觉胸口都暖洋洋的。

没错,九州很坑爹的一点就是,它竟然没有所谓的玩家背包,铜钱也好,小物件也罢,都只能塞在腰间的口袋里,大物件揣怀里,由于大家都是一件粗布短打新手衣,袖子不长里面自然也没有缝小口袋,要是东西多了,还得专门找一块蓝布,裹成一个包袱背着走,要怎么将一块布裹成包袱还真的难倒了不少玩家。对于玩家铺天盖地的投诉电话,九州官方则凉凉的解释道,玩家到一定级别可以在城市里使用类似仓库的地方放置物品,在游戏里买了房子也可以随便放,至于背包,那种东西属性应该是“随身空间”吧,本款全息网游是古典武侠,你可以当成穿越,但不附赠随身空间的玄幻技能,如果游戏公司以后开发末日丧尸类全息网游,绝对附赠大家该功能,不然没办法活下去,摊手,玩家你们懂的。

懂毛!!末日丧尸那种游戏谁会去玩,考验心脏承受能力么?

漠寒沿着河边长满青苔的破碎石板路,拿出一个馍馍一边啃,一边想着要到哪里接任务。

他虽然爱玩游戏,但从来不喜欢在游戏里跟人拉帮结伙,通常都是一个人玩,做做任务,打打怪,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级别低过平均水平他才会发急,不然继续一个人不好不坏的混着,很少加好友,也不组队,游戏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为了一件装备或者好的打怪位置,经常能起纷争,如果昨天晚上在客栈里不是他一个人,那么春雨要让给别人漠寒当然不甘心,但自己独占这好像也说不过去,现实世界已经太多的无可奈何,看人情面勉为其难的事数不胜数,玩游戏还要重复,那才叫没意思。

不过漠寒现在很急,混了一天才1级,换了别的游戏还不算啥,级练得慢一点也没什么关系,但九州每个新手村镇,都有1000玩家的上限,只要没有人离开南枫镇,这里就不会出现新注册的玩家,别人都3级4级了,他才1级了,那不是被人瞧不起被人抢怪被人欺负吗,他不喜欢争是一码事,但实力太低游戏玩不痛快,那就严重了。

“好心的小伙子,施舍点吧,求你了,我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石桥边的一个衣衫褴褛的NPC乞丐向每个路过的人磕头乞讨,看见玩家也不放过,这不,漠寒一个没留意,就被拦住了。

那乞丐颤巍巍的,头发都白了,衣服虽然破,却还算干净

前面有玩家以为这乞丐有任务,就试探着扔下一个铜币,这乞丐立刻连声感谢,继续向别人乞讨,顿时引来之前给钱的玩家晦气的大骂,甚至还有脾气坏的对他拳打脚踢,将铜板抢走。

漠寒看看那个手肘都因为在地上爬行而渗出血珠的乞丐,又看看手上的半个馍馍。

他是舍不得一文钱,那够一小时的生命值消耗呢,也知道面前这个凄楚苍老的乞丐不过是一段数据,但今天早上漠寒在出客栈不远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饿得连说话力气都没有的乞丐,他昨天见过这个NPC,就是被玩家踹打,吓得将破碗递过去的那个乞丐,早上看见的时候碗也只剩下碎片了,破衣服也扯得不像样,瑟瑟发抖,眼神中露出恐惧与无奈。

不知道是不是漠寒的错觉,他看见的路过NPC虽然都目不斜视似乎不将这个乞丐看在眼里,也不施舍,但神情中多少都有些僵硬,眼神里的那种情绪,十分复杂。

漠寒有些不是滋味的低下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跟一段数据说:

“怎么不找个角落躲起来,待在这里不好。”

早上看见的那个NPC不就这么做的,虽然饿得没力气,好歹不会被打来踹去。

那乞丐眼神一黯,似乎没听见一般继续说着乞讨词。

漠寒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无厘头,他虽然不算什么好人,更是人性本恶观点的坚定支持者,不过在他的人生观里至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还是很清楚分明的,很多事情尽管做了与事无补,但他觉得这么做对得起自己的做人原则,于是他经常会傻傻的去干。

比如现在。

他弯下腰,将啃得剩一半的馍馍塞到抓住他衣服乞讨的NPC手里。

那乞丐一怔,立刻将馍馍塞到嘴里,那狼吞虎咽的架势使人看见都担心他会不会给噎死。

几个在周围看热闹兼观察有没有任务可接的玩家纷纷一愣,个别有心抢乞丐钱的玩家更是神色不善,要知道抢劫别的NPC会被巡街的兵丁或保甲抓走,但抢乞丐就没人管了,也不是每个玩家都能不管不顾不要脸面的见没任务就把施舍乞丐的钱抢回来,所以石桥边徘徊不走的几个玩家都把这乞丐NPC当做摇钱树,专门守在这里抢,但像漠寒这样给NPC馍馍居然还是啃了一半的,别说他们来不及抢,就是抢来有啥用,NPC也啃过几口的馍馍他们难道会吃?卖给别人也不要啊,最小的货币就是一文钱,一文钱能买到一整个热腾腾才出蒸笼的馍馍了。

在所有人都愣住的时候,漠寒从石桥上走过去,一边苦恼着要去哪里接任务,一边掏出个馍馍继续啃。

“小子,你给我站住!”

漠寒头都不回,他向来是游戏独行客,这种不怀好意的喊要是停下来,以他1级的小数据对上那才叫找死,于是脚下不停,一溜小跑过石桥。

漠寒正跑着,莫名其妙听到“叮”的一声响。

系统提示:你的正义值上涨10点。

呃?涨这个做啥,又不是经验,或者只有不是等NPC给任务的纯施舍才加这个属性?漠寒胡思乱想着继续跑。

“小子,胆子不小!敢坏我的财路!”

眼前一黑,漠寒赶紧停住。

一个至少一米九以上的玩家挡在前面。

——九州就这点不好,漠寒觉得自己现实中1米7的身高真不算啥,有心要在游戏设置里把这个提升,奈何只有1米6以下或200斤以上的玩家拥有改动身体数据的权限。

漠寒依仗着自己全加敏捷的属性,灵活的一窜,就要从旁边躲过去。

却听耳边风声呼呼作响,还没来得及窜出去,脑袋后面就被重重一拳砸得从桥上的石阶一路滚下去,泥煤这混账一定有4级还把属性点全加到体力上的那种,漠寒想破口大骂一个念头没转完,该死的系统提示又来了。

“你生命值为负,你已死亡。”

漠寒“横尸”在地,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生命值才1点5,那个半点还是才啃的半个馍馍加上去的。

他手上的那个啃了一口的馍馍骨碌碌滚了一地,另外还爆出了一道青光,落在身边的地上。

“杀人啦,杀人啦——”

那个NPC乞丐突然跳起来扯了嗓门喊。

其他不远处的NPC,有船娘,有小贩,有行人,在看了一眼漠寒的尸体后全都尖叫着跑开,一边高喊:

“救命啊,杀人啦!”

漠寒郁闷的趴在地上,看见系统出现在他面前的两个选项:

“你已死亡,是立刻重生掉回0级,还是稍后重生掉回0级。”

泥煤这有区别吗?

漠寒还没想明白,就感觉自己的“尸体”又被人踢了一脚,这才“重见天日”,但下一秒他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暗器春雨被爆出来了,正拿在那个玩家手里。

“这小子太不经打了,一拳居然死了,还有这群该死的NPC,靠!老子昨天杀玩家他们怎么不叫不喊当没看见,今天吃错药了,这是啥,还爆了东西出——啊?春雨?!”

这不是论坛上闹了一整夜的神器春雨吗?

这玩家立刻欣喜如狂,塞进口袋就往外跑。

奈何他刚才喊的声音太大了,本来就被NPC大喊吸引过来的玩家全部眼放金光,追过来,这玩家还没跑几步,东躲西藏还没个主意,兵丁们已经赶过来捉拿“杀人犯”。

跟普遍4级左右的玩家不同,兵丁跟巡夜打更的都是12级,绝对不是现在的玩家可以硬碰硬。

这玩家一急,立刻想起刚刚到手的神器,哪里还有不用的道理。

系统提示:对不起,你的正义值为负,无法使用春雨。

“靠你祖宗的系统,用暗器还要个毛的正义值?!”

杀掉漠寒的玩家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咆哮,就已经被兵丁们按住,而另一个身手颇灵活的玩家不顾兵丁在场,对神器的渴望超过一切,直接就用系统赠送的破匕首在后面捅了一刀,于是地上又“横尸”了一具。

这可真是大爆,从衣服鞋子到铜币,破匕首,馍馍,当然春雨也被爆出来了。

这个下手的玩家捡了春雨就跑,奈何“当面肆意行凶”激怒了兵丁NPC,七八个一起动手,这玩家捡春雨毕竟浪费了几秒,眼见是逃不了,据坑爹的九州系统说神器是死亡必爆的,还不如杀掉几个12级的兵丁,一口气升个2级这样死了掉1级也划算不是——他根本就没想过九州的暗器出手是不会系统回收,一定要自己捡回来的。

这个玩家的正义值并不是负的,相反还因为杀死了一个“恶人”系统奖励了他几点。

所以一道青光划过,暗器春雨出手了。

漠寒只是犹豫了一下没立刻重生去,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见到春雨被用,又是痛心又是幸灾乐祸。

——那啥,亲你学过暗器嘛亲?

几个兵丁全部安然无恙,使用春雨的玩家直挺挺的被兵丁砍死了,所有玩家,包括躺尸的三个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青光斜斜划过一道弧线,说时迟那时快,春雨已经落到了石桥不远处围着看热闹的一群NPC里,须臾后人群里爆发出尖叫,那些小镇NPC猛地散开,一个穿着店小二衣服的黑瘦NPC满把脸不可置信的惊愕,眉心缓缓流下一缕鲜血,一声不吭的仰面倒下。

“栗二,你怎么了,栗二?!”边上一个同样伙计装扮的瘦小NPC惊慌失措。

漠寒傻眼的看着那两个人,这不是破客栈的两个店小二吗,惊恐而哭的那个叫齐小二,死掉的那个早上还跟他说过话呢。

呃,对了,掌柜死了客栈不开门店小二才会出现在街上…这叫啥,无妄之灾?

与此同时九州网游公司技术部,突然电脑前一个年轻人发出一声高叫:

“成功了李哥,我把隐藏任务的剧情纠正过来了!呼——真是见缝插针,把春雨的失手攻击轨道在那一秒改掉,现在临渊派的栗鹤江按照原来设定死在鬼谷奇巧门的春雨下,呼!!下次这种神经病一样的大掀盘别找我,一秒钟输入三个指令容易嘛,键盘差点给我敲飞掉!”

那个永远扣不对纽扣位置的李总监摩挲着下巴,凑过来一看,笑嘻嘻的拍那个年轻人的肩:

“不错不错,加上之前那个玩家使用一次,总共成功使用两次,还剩一次,春雨不会消失,留在栗鹤江的尸体上,等衙门的一查,鬼谷奇巧门那边的NPC就能得到消息,后续剧情正常发展…”

“李哥,我,我想提醒你一件事。”

“嗯?”

“栗鹤江一死,南枫镇唯一知道谢紫衣身份的NPC就没了呀,我记得数据设定是他不能离开客栈,栗鹤江又不能再给他带吃的,掌柜又死了特殊剧情进行中无法刷新另外一个掌柜,客栈就不能开业,再快任务也要进行一个月的,而客栈里面什么吃的都没有吧,连喝水都要等下雨…”

“嗤,没见识了吧!”李总监大笑道,“小葛,把谢紫衣的数据报出来给这个杞人忧天的家伙听听。”

另外一个挑染头发的年轻人推了下眼镜,干咳一声:

“做为九州终极BOSS,谢紫衣的生命值是七千六百九十二万,目前也才消耗25点,还剩下…李哥,数0很累的!”

“听到了没,就是饿半年也耗不掉他生命值的一个零头,继续将他扔在破客栈里发霉吧!”

“……!!”

喜欢就是不想死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就是不想死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包养枪神老板,该发工资了[全息]双修牧师网游之恃宠而骄鬼服兵团飘洋过海中国船玩个桃花醉梦人带着作弊码穿游戏(网游)被BOSS锁定仇恨值该怎么破[网游]一毛买你闭嘴有一种妖怪叫人妖你微笑时很美网游情缘:毒医无二李花怒放一树白季神今天遭天谴了吗就是不想死神技养成攻略黑客逍遥游网游之技术流猎人给我一碗小米粥别过来网红的娱乐生活网游之黄金旗舰奶妈威武网游之呆萌生存记
完本推荐: 花都兵王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雄霸神荒全文阅读剑叩天门全文阅读明骚一朵,暗贱难防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回到三十年前全文阅读花城行全文阅读绝对契合全文阅读多宠着我点全文阅读汉阙全文阅读斗破之远方的团扇全文阅读爱上漂亮女总裁全文阅读神农小医仙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书中游[快穿]全文阅读在下是一条公狗全文阅读这个游戏不简单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御兽诸天仙朝宿主(快穿)炮灰的人生影帝闺女又又又冬眠了全球神祗之蛇人开局繁花锦绣不及你超级女婿末世之绝对忠诚最强战医极限伏天南明第一狠人墨桑穿越诸天万界之国家做靠山混沌天帝诀破产千金逆风翻盘恐怖轮回:百倍奖励解怨司[穿越]特种兵之铁血军神万族战场之争霸我要做驸马从构造技能开始女仙编号零九九开局选择亿万集团总裁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高塔公主[西曼]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众神世界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王妖女哪里逃

就是不想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就是不想死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就是不想死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