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华秀中文 >>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 >> 第95章 马惊车翻

第95章 马惊车翻

我们三人都沉默了,半晌,周玖良让宋渊快走,不然一会儿若是张南宇看见我们在一起,刚才的戏就白演了。

宋渊走后,我问周玖良:“你觉得张南宇是叔父派来刺探消息的?”

周玖良摇了摇头,说道:“不敢确定,但他躲在你房内偷听是真。别的不敢说,让他认为我们三人有嫌隙,是很必要的。你还记得昨夜闹鬼那会儿么?他为何能第一时间就拿盆进来?这不就说明他一直在暗中观察我们吗?”

我大概明白了,自扶乩之后,周玖良就对遮云堂的任何人不再信任了,即便是对憨直单纯的张南宇,也不可掉以轻心。

-------------------------------------

又过了三日,终于到了扔伞的时候。期间在茶山上,我和周玖良讨论了叔父的各种动机,还有我父母的诡异之处,总是不能梳理得清爽。而在头一天晚,何大人也让官差带话来,说邱大人也安葬妥当。

其实不用他说我们也知道,出殡那日吹吹打打,伴着漫天的纸钱飘散,我们在茶山上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别的不说,那两排高举的纸幡,我们是提前见过的,完全能认得出来。

到了今天,关于纸人所说的疑惑也要解开了,我不免有些兴奋,问郑道士要注意些什么。

郑道士将红伞递到我手中,说道:“你要是实在好奇,可亲自扔伞。”

周玖良在一旁问:“这伞就这么扔出去,没扔对地方怎么办?倒是要扔了如何?砸谁?还是有别的用处?”

金道士提醒道:“要撑开啊……”

我也有些含糊,问道:“对啊,撑开的话,便是要这抹红色吧?”

郑道士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只说让我们见机行事。

又过了一刻,我们照苗老头所说的方向行至那截路上。原来这路就连通这茶山的一个背静之处,那地方我还是第一次去到,就在山腰的东边,藏在一片核桃林后。

所谓的马道大弯,确实是从山上山脚这段路上最大的一个弯了,自这弯道之后,路便绵延数里向西。

弯道一侧是连片的矮树,另一侧则是杂草丛生的急坡。因为此时天还没亮,那深草丛中漆黑一片,看起来有些骇人。

我和周玖良就躲在矮树下,而郑金两位道士则藏匿与路旁较低的草丛中。初冬的寒风嗖嗖吹过,我心中不禁有些后悔,怎会如此痴迷灵异,竟要帮一个纸人完成心愿呢?

周玖良吸了吸鼻子,说道:“你闻没闻见?这香味真是沁人心脾啊!”

不知是不是因为寒凉,我的鼻子已堵住了,根本闻不到他说的香味。周玖良接着说:“这是桂花吧!真是难得,若是在直隶,中秋一过桂花便谢了,你看这树叶还绿……”

他话还没说完,便听见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从频率分析,马车行得并不快。

我紧张起来,问他:“怎么是马车?难道说是遮云堂的人?这红伞撑开了,怕不是要出祸事?!”

周玖良也有些不知所措:“那倒是撑不撑伞呢?你快做决定啊!”

我握着伞说道:“玖良,那纸人托付我们,是不是要我们帮他报仇的?那马被我惊了,要是车翻人伤,也该是罪有应得吧?!”

“姓郭的,若再犹豫错了时辰,那纸人怪罪与你,顶多与前几日一样无非吓唬吓唬,你要做便做,不做拉倒!磨磨蹭蹭的简直不像个男人!”

我缓缓靠近路边,面朝东边,眼望着日头还没出现,就已将天空染了一抹橘色。马蹄声渐渐接近,我根本不敢去看,而是背对着来车,待红日喷薄而出,便一步跨到马道当中,撑开红伞架于肩头。

由于心中惶恐,我不由得蹲了下来,那车夫赶马过弯前来,被突入眼帘的这把红伞下了一跳,一勒厮缰,马儿蹄下打滑,抽搐着便要翻下山去!

郑道士大喝一声,飞踏着朝那马儿脸上连踢几脚,金道士也忙扑到赶车人身上。说时迟那时快,马紧着蹬踏嘶鸣,而赶车人也随金道士的扑救摔落地上,车架却斜斜往山沟跌去。

我愣了一瞬,急忙收起伞来,与两位道士一同查看情况。

马已然挣脱了车套,赶车人也获救了,但车架却滚落到百丈下的深草中,不知去向。

周玖良连滚带爬钻了出来,问我是否受伤,我摸摸身上觉得没什么异常,而那赶车人却摔得鼻梁开口,一条鲜血顺他鼻侧流到下巴处,接着缓缓升起的阳光,我这才看清,赶车之人竟然是送我们来均都的马锅头!

他摸着脸上的破口,口中嘶嘶道:“你们这是做甚?简直吓死个人了!”

待他稍缓心神,脸上却换了个表情,疑惑地起身,似有逃脱的意思。郑道士觉察不对,一把将他手别到身后,马锅头也跟着哎呦哟求饶。

周玖良指着滚落山崖的马车问道:“怎么是你?你车上装的什么?!”

他一脸惊恐,咬死牙关不语,郑道士忽而皱眉道:“启林,你快让王爷调集人马去山脚搜查,贫道这就将此人扭送至衙门!”

-------------------------------------

经过半天的搜查,那马车在一处溪边被发现了。经过这一番折腾,车已散落成数块碎片,里面装着的东西也甩得到处都是,跌散的木箱板条上赫然写着许多看不懂的符号,而最让人奇怪的,是一个被棉被裹着的人形物体。

我和周玖良慢慢接近去,见草丛淹没的被子一角稍稍动了动,棉被里发出阵阵呜咽,看来里面确实包着个人!

众人齐齐上手解救,打开一看,是位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

带头搜查的官差大喝一声见鬼,就吓得坐起不起,而跟来的其他人,也叫嚷着纷纷逃窜。

那男子坐了起来,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虚弱地招呼我过去:“这位公子,我们这是在哪里?你能不能送我回家,千金万金自当答谢!”

周玖良凑到他身边,问:“这位先生,您是……?”

男子一只手杵在地上,回答道:“我……本官乃户部右侍郎……官拜从二品,是宝泉局……下派均都铸币司监督……邱哲鹏……”

什么?他是邱大人?

周玖良伸手去摸他的下巴,那下巴上光秃秃的,连胡子茬都没有,好似一个十二三岁的孩童般光滑,压根没有长过胡子般。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侧过脸去,对周玖良的莽撞行为只显出尴尬和无奈。

“不对啊!我听说铸币司的邱大人可是个美髯公啊!你这……”

这位邱大人面露难色,支吾答道:“此事……说来话长……公子能否先带本官找地方洗漱收拾,再送本官回府……此地看起来眼熟,是还在均都境内吗?”

周玖良调侃道:“邱大人是吧,我看您现在可是不便回去了,你家人都已经将你埋了啊!”

“埋了?公子你什么意思?”

我解释道:“你家长工福顺投案,说伙同娘舅表哥将你杀死了,尸身也已下葬。如果你真是邱大人,埋了的又是谁呢……”

他不自觉去捋自己想象中的胡子,发现胸前空空,有些失落地又放下手,说道:“那其中怕是有误会……”

我叫周玖良一起扶着这个自称邱大人的男子慢慢往茶山走去,路上此人一直摇头叹气,说自己就不该相信任何人,那些围绕着自己时刻摇尾溜须的家伙没一个好人云云。

周玖良甩开他的膀子,说道:“那我们不救你了,你自己走回去吧,反正也不远。倒是路上再来个心怀不轨的送你上路,也没什么,反正均都上下都觉得你死了。我可不想被你说成是摇尾溜须之人!”

我也觉得他的话十分不中听,顺着周玖良的意思说道:“不是我说你,这几日在均都调查你的下落,还真有不少人希望你死呢!倒是像我们这种从外地来的,反而才有可能救你活命!”

这邱大人沉默了一阵,待我们再次上路时,他才小心地问我们,有哪些人希望他消失。

周玖良故意引他自己分析,说道:“你说你是铸币司的人,那些靠钱生钱的人势必将你视为眼中钉吧?还有那些知道你故意拖延铸币的,怕上头怪罪,也有可能受命除你。再来就是对你在均都顺风顺水羡慕的,对你与老佛爷亲密关系嫉妒的,哎我是算不过来了……”

此人听完周玖良的话,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苦笑说道:“这位公子,你要么是从未接触过官场,甚至连科举都未曾参与过,要么就是自小生长于富贵之家未尝丝毫人间疾苦、见识人心险恶。有时候,想要你死的,可能根本不是那些与你竞争之人,而是来自不食烟火的庙堂,来自不可捉摸的圣意,更有可能……”

他眼中寒光崩现,咬了咬牙关说道:“来自与你我毫无关系的,千万里外的异国之人!”

喜欢子规吟之血衣迷案请大家收藏:(www.huaxiuzw.com)子规吟之血衣迷案华秀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最新章节 -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全文阅读 -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txt下载 - 不知路草的全部小说 -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 华秀中文

猜你喜欢: 大佬的小蛮妻灵魂引灵人老公的故事别乱猜裙下之臣异族婚恋事务所落唐凤凰郎骑竹马重相逢你比可爱多更甜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重生之焚爱逆欢守护天使与你同在龟龟的梦想家园有心乱弹墨少的小女佣又惹祸了一半清水一半盐春风燎火莫笑世人痴醉卿十六年七天七夜迷迭香快传之安心做个路人甲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铁律时间线那个队长请留步娴说轻轻地说个故事呀
完本推荐: 影视世界当神探全文阅读你撞我心上啦全文阅读重启飞扬年代全文阅读无限制神话全文阅读射雕之药师鞠尘全文阅读盖世武神全文阅读爱不宜迟全文阅读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重生玩转八零年代全文阅读冷君夜妾全文阅读超神道术全文阅读在下慎二,有何贵干全文阅读你好,周先生全文阅读绝品小神农全文阅读重生柯南当侦探全文阅读大楚怀王全文阅读一胎五宝全文阅读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全职业修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洪荒:我,昊天,不封神了!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九零后天师太乙科技大仙宗恐怖片场福运甜妻有空间别叫我歌神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农家辣娘子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荒诞推演游戏超越狂暴升级大恩以婚为报开局就杀了曹操极品全能学生修罗武神帝逆洪荒逆天神医妃不灭武尊黑石密码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休了那个陈世美盛宠1001次:乔少,深深爱古神养育者她在司爷心尖撩火牧龙师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最新章节手机版 -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全文阅读手机版 -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txt下载手机版 - 不知路草的全部小说 - 子规吟之血衣迷案 华秀中文移动版 - 华秀中文手机站